《义勇军进行曲》这首主题歌写在原稿的最后一页(夏衍写给《北京晚报》编辑部 1983年1月27日)

2020年3月25日10:26:11
评论

北京晚报编辑部:

关于义勇军进行曲的来历的介绍,贵报去年12月27日所载,及过去各报种种记载,或多或少都有一些传讹之处,特别是文摘报,所记田洪同志的谈话记录为甚,事实上:

第一、当时田汉同志,住在上海公租界山海关路,并非法租界。

第二、这个曲子是聂耳在日本谱写后,寄回给上海的,当时田汉已被捕,绝无谱好了曲,再用小号吹给他听的可能。

现将此时的经过简述如下:

1934年电通公司成立时,就请田汉同志写一个剧本,这一年冬,电通公司催稿甚急,田汉同志写了一个故事梗概,交给电通的孙师毅同志。

田汉同志在他的影事追怀录中写道,当时执笔一定是十分仓促,记得原定要把主题歌写得很长的,却因为没有时间,写完这两节,我就被捕了。

田汉同志的被捕,是在1935年2月,这时剧本还在孙师毅同志处,原名凤凰的再生,后由作者改题为《风云儿女》。

为了尽快开拍,电通公司决定,由我将梗概写成电影文学剧本,由许幸之同志导演,田汉同志的梗概,写在旧式十行红格纸上,约十余页。

《义勇军进行曲》这首主题歌,写在原稿的最后一页,因在孙师毅同志书桌上,搁置了一个时期,所以最后一页被茶水濡湿了,有几个字看不清楚。

《义勇军进行曲》这首主题歌写在原稿的最后一页(夏衍写给《北京晚报》编辑部 1983年1月27日)

我这一辈子没有写过诗词,而孙师毅则是电影插曲作词的能手,所以我就请他把看不清的字,根据歌词内容,设法填补,实际上也只不过改了两三个字:

即原词的第六句,冒着敌人的飞机大炮前进,改成了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

当时,聂耳正在准备去日本,知道了风云儿女有一首主题歌时,就主动来找我抢任务,说这首歌一定要让他谱曲,我和孙师毅、许幸之都非常高兴。

聂耳拿到文学剧本及主题歌后,曾和导演许幸之讨论过,但是没有谱成曲子,就到日本去了,我和师毅、慧敏为他送行时,他还表示这支歌曲定稿后,一定尽快寄回,不会延误影片的摄制。

长期以来,有一种说法,说义勇军进行曲的歌词,是田汉同志被捕后在狱中所作,写在一张香烟锡纸的衬纸上,托人带出来交给我和孙师毅的,这种说法流传得很广,后来连田汉同志本人也说,关于这些,我的记忆跟字迹一样地模糊了。

事实是,许多人把《义勇军进行曲》的歌词,和田汉同志的一首狱中诗稿混淆了,《风云儿女》的剧本,是田汉被捕前写好交出的,怎么能把主题歌留到被捕后再写呢,但他的确在香烟衬纸上写过一首诗。

那是田汉同志被押送去南京前,林维中同志带了女儿田野去探监时,他写的,最后流传很广的那首,“生平一掬忧时泪,此日从容作楚囚”的七律。

这首诗写后,他要林维中交给了孙师毅和我,现已搜集在戏剧出版社,即将出版的田汉全集中,原件一直由师毅保存,可惜的是经过十年浩劫,已经无法找到了。

义勇军进行曲经五届人大五次会议,正式通过为我国国歌,因此,关于它的产生经过,希望不要以讹传讹,

此致

敬礼

夏衍

一九八三年一月二十七日

 

《光的赞歌》节选(作者:艾青)朗读者 美文摘抄

《光的赞歌》节选(作者:艾青)朗读者

我们先哲的智慧之光 看见一切事物的底蕴 一切的成长和消亡 就连静静的喜马拉雅山也在缓慢地继续上升 认识没有地平线 地平线只能存在于 停止前进的地方 而认识却永无止境 人类在追踪客观世界中留下了自己的脚...
《透明的红萝卜》节选(作者:莫言)朗读者 美文摘抄

《透明的红萝卜》节选(作者:莫言)朗读者

黑孩双手扶着风箱杆儿,炉中的火已经很弱了,一绺蓝色火苗和一绺黄色火苗在煤结上跳跃着。他试图用一只眼睛盯住一个火苗,可总也办不到。 于是他懊丧地从火上把目光移开,左右巡睃着,忽然定在了炉前的铁砧上。他看...
《一封家书》(作者:张桂梅)朗读者 美文摘抄

《一封家书》(作者:张桂梅)朗读者

车子驶进条小巷,有一个人被搀扶着慢慢地走了出来,声音长长地颤抖着在喊:“小五啊,你不认识我了?我是姐姐呀,“我们互相看看,仿佛时间已经凝固了,我努力把她们还原到三十年前的模样,可怎么也对不上。 这天,...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