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七人在此历时六十多天 唐树田老人一文钱都没要(廖永江写给唐树田 1935年4月5日)

2020年3月25日10:26:05
评论

在飞鸽九凤山,七名红军养伤治疗的经过,留给唐树田家人保存,组织查证。

我们七名红军是:陈元明、吴贞和、廖永江、彭迁高、杨玉生、张光荣、周永和,有四人是三军团的,三人是一军团的,都是一方面军的战士。

一月二十七日,土城战役激战一天一夜,我方伤亡严重,上级决定大部队立即转移,上级指示伤员分头转到后方,组织上安排陈赓、杨得志,把我们七人转到温水方向,隐蔽下来治伤。

在温水碰到一个老乡,他有两个亲戚朋友在飞鸽洪海居住,老乡说到那边安全,陈赓、杨得志二人决定,找八个老乡抬送,白天休息,走了两个晚上才到飞鸽镇陶炳兴家。

在陶家休息了一天,陶家开办了一间火纸厂,组织上向他借了十吊铜钱,四月五日离开时,没有钱还陶炳兴老人,组织上就到陶家说明情况,老人当即相送,组织上再三感谢。

去时在陶炳兴家住了一天,晚上就送我们到了四川唐树田家,唐树田老人有个儿子叫唐安华,他们父子俩决定,马上送我们到九凤山去找周和尚。

周师傅对人客气,武术高强,学得一手医术,会医刀伤,周师傅要我们内服中草药,外用丹药,用神水清洗,晚上在庙内住宿,白天转到离庙一里路远的石岩寨子里去。

我们七人在此历时六十多天 唐树田老人一文钱都没要(廖永江写给唐树田 1935年4月5日)

陈赓、杨得志二位首长说,这是个仙人岩,敌机轰炸不进来,唐树田、唐安华父子二人,每天换着给我们送米送菜送药,国民党到处抓捕红军,干部团的陈赓、杨得志,和我们一起在庙里过了春节。

唐家父子给我们送来了,白酒、猪腿、汤圆、白豆腐,

过完春节,陈赓杨得志二位首长就赶回部队了,临走时,在石岩寨子里开了一个会,七名战士有四个党员,成立了党小组,廖永江任组长。

到了四月五日,大多数同志伤已治好,组织决定大家返回部队,只有吴贞和同志伤还未好,组织决定把他留下继续医治,我们七人在此历时六十多天,唐树田老人一文钱都不要。

我们送陈赓、杨得志二位首长走时,他们每人带了一吊钱作路费,剩下的把买药钱除去,我们七人最后剩余不到四吊钱。

四月五日晚上,在唐树田老人家中,组织上请了陶炳兴老人来,共同吃饭吃酒,凌晨分别走时,大家都掉泪哭了。

吃酒时,我们七名战士都说,一定回来看望唐、陶二位老人,组织再三感谢,故写下此文字依据,留给唐树田老人保存,组织查证。

地点:洪海唐树田父子家中,党小组全体同志通过,红一方面军土城战役伤员党小组。

组长:廖永江

一九三五年四月五日晚

 

《光的赞歌》节选(作者:艾青)朗读者 美文摘抄

《光的赞歌》节选(作者:艾青)朗读者

我们先哲的智慧之光 看见一切事物的底蕴 一切的成长和消亡 就连静静的喜马拉雅山也在缓慢地继续上升 认识没有地平线 地平线只能存在于 停止前进的地方 而认识却永无止境 人类在追踪客观世界中留下了自己的脚...
《透明的红萝卜》节选(作者:莫言)朗读者 美文摘抄

《透明的红萝卜》节选(作者:莫言)朗读者

黑孩双手扶着风箱杆儿,炉中的火已经很弱了,一绺蓝色火苗和一绺黄色火苗在煤结上跳跃着。他试图用一只眼睛盯住一个火苗,可总也办不到。 于是他懊丧地从火上把目光移开,左右巡睃着,忽然定在了炉前的铁砧上。他看...
《一封家书》(作者:张桂梅)朗读者 美文摘抄

《一封家书》(作者:张桂梅)朗读者

车子驶进条小巷,有一个人被搀扶着慢慢地走了出来,声音长长地颤抖着在喊:“小五啊,你不认识我了?我是姐姐呀,“我们互相看看,仿佛时间已经凝固了,我努力把她们还原到三十年前的模样,可怎么也对不上。 这天,...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