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可是大汉盛世你去努吧跟你没话(杨恽写给孙会宗)

2020年3月25日11:20:40
评论

我杨恽(yùn)才如朽木,行为不堪,从外表到内心都没什么底线。不过是仰仗先人留下点影响,在宫中谋得个一官半职。事有凑巧,还让我混了个爵位。但我终究不是当官的材料,所以就摊上事儿了。

您是看着我笨,写信教导我改正缺点。您的好心我知道,但让我不满的是您根本就没有深入思考,说的都是大家都在褒贬的套话。我要是说点自己的真实想法吧,就好像我老跟那儿说自己对,成心跟您对着干。我要是不说呢,又怕违背了孔圣人让人畅所欲言的教诲。所以,我还是多少说点,您看是不是有道理。

我家红火的时候,能享受红轮马车待遇的有十个人。我也是位列九卿,封了平通侯,统领朝内百官,参与国家大事。我这么位高权重的时候也没能有所建树,推进思想建设,也没能团结广大干部,同心协力给朝廷干点实事。

尸位素餐的时间长了,自己也觉得不好意思。就是因为老惦记着能拿工资,贪恋权势,不愿意主动离开岗位,所以才摊上了事儿。结果因言获罪,一家老小都进了监狱。

那个时候,我真觉得就算杀了我全家,也弥补不了我的过失。要不是皇上宽宏大量,我还真没想到能活着出来,家族香火还能延续。大人物想大事干大事的时候,就会乐以忘忧。小人物只要能活着,就会乐以忘罪。

我觉得自己是犯过大错、造成过重大损失的人,当个农民过完这辈子就完了。所以我就带着老婆孩子天天种地,浇园子、置产业,也能给国家做点贡献,没想到您还拿这事儿挤兑我。

我跟您说,凡是人性无法克制的欲望,就是圣人也管不了。所以伺候君王,给父亲送终,这都是有时有晌的事,干完就完了。我那点事都已经过了三年了,脸朝黄土背朝天地干上一年,到十冬腊月,宰只羊喝点酒,犒劳一下自己不行吗?

我老家就是西北的,自然就爱唱两句。我老婆是河北的,特别会鼓瑟弹琴。加上几个能歌善舞的丫鬟,酒酣耳热之时,唱点歌、跳点舞很正常。就算是荒淫无度了,又有什么呢?

我们家本来就有钱,我又会做买卖赚钱,别人看不起商人,觉得脏,我还真就是当了个商人。下九流是吧?大家都喷是吧?是个人就害怕是吧?就算是那些自以为了解我的人,也都是随风倒,没一个说好话的。

但是董仲舒大师不是说过吗:“天天求仁求义,老惦记着教育百姓的,那是当官的心思。天天求财求利,老害怕受苦受穷的,那是老百姓的想法。”所以,道不同不相为谋,你凭什么拿当官的路数批评我一个平头百姓呢?

你老家在西河,是魏文侯的故地,那里出了清高隐居的段干木,刚直睿智的田子方,潇洒,有节操,有气概,拿得起放得下。但是你离开了故土,到安定去做了官。安定这地方在山谷之间,人也视野狭窄。你该不是被这种环境改变了吧?现在,我倒要看看你能混成什么样,这可是大汉盛世,你去努吧,跟你没话。

公元前54年5月

这可是大汉盛世你去努吧跟你没话(杨恽写给孙会宗)

悸动的心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