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儿我在此帮忙决不会有任何危险(闻一多写给父母)

2020年3月25日11:21:16
评论

父母亲大人膝下:

家里都好吧,非常挂念。

关于山东的谈判和北京学界的举动,你们可能都听说了。痛打国贼张国祥的时候,清华没有人在场,三十二人被捕后,清华才加入了北京学界联合会,要求释放被捕学生。各省团体来电响应者纷纷不绝,现在声势很高。但是教育傅总长、北大校长蔡元培的辞职也让事态的发展受到了很大的影响。

现在每天都有游行演讲,有救国报刊,举办各种活动,但都并不越轨,以稳健二字为宗旨。此次北京大学虽为首领,而一切进行之完密敏捷,终推清华,国家至此地步,神人交怨,有强权,无公理,全国瞢然如梦,或则敢怨而不敢言。

唯独一帮学生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起而抗之。虽于事无大济,然而其心可悲,其志可嘉,其勇可佩。清华作事,有秩序,有精神,现在已经确定学生代表团暑假留校办事,我与八哥均在秘书部,而且我的责任尤其重大,万难分身,新剧社又准备在暑假编辑新剧,也是我的职责。

一年没有回家了,这一年家中又多变故,孩儿我又何尝不想回家看看你们。我留在这里为国家做事,不是说非得有我在国家才可以不亡,而是国家养育了这么多学生,每年花费巨万,一旦有事,学生如果不出力,更待谁人?

而且孩儿我在学校中,总被看做是深明大义的人,刚刚遇到这点事,就不能牺牲,难道还能谈什么爱国吗?孩儿我昧于人情事故,不善与俗人交接,只知道读书,每次堵到古人忠义之事,就特别神往。

老是自夸说吕端大事不糊涂,这一刻不就是为我准备的吗?也许有人会说我是大言空谈,就像俗语所说的“不踏实”,或者“狂妄”,真的不是这样。

如果现在没有人做爱国之事,也没有人说爱过的话,相习成风,最后大家都不知道爱国为何物,有人稍微说几句爱国,人们就觉得怪异,就觉得不踏实或者狂妄,那不是很可悲吗!

此番议论,是说给弟弟闻家驷听的。有感于日寇欺辱中国,愤懑填膺,不知不觉就说多了。驷弟年少,应当知道二十世纪的少年应当有二十世纪的思想,就是爱国的思想。

也许明年我能攒点钱,寒假可以回家看你们。寒假正好有春节,我已经六七年不在家过春节了,常常会想起过节团员的乐趣,下年一定设法回家,在家多住数日,就是请假也在所不惜。区区苦衷,务祈鉴宥,不胜惶恐之至!肃此敬请福安。

此次事件各界之所以佩服北京的学生,是因为作事稳健。孩儿我在此帮忙,决不会有任何危险,父母大人务必放心!

男 骅 叩

1919年5月17日

孩儿我在此帮忙决不会有任何危险(闻一多写给父母)

悸动的心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