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里的人都说您家太有钱了(柳宗元写给王参元)

2020年3月25日11:25:53
评论

我收到了杨八的来信,知道您遭遇了火灾,家里已经烧得什么都没了。我最初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很担心,后来又有些困惑,不过最终却非常高兴。所以就把这封慰问信写成了祝贺信。

杨八的信写得很简单,让我没法了解详细的情况,如果是大火真的是把您家的每一处都烧成了灰烬,让您一无所有了,那就是我要向您特别祝贺的了。

您有一大家人需要奉养,每天快快乐乐的,每天只想着平安无事就行了。现在来了这么一场巨大的火灾,周围的人一定都吓坏了,过去的锦衣玉食没准也供不上了,所以一开始我是很担心的。

所有的人都会说什么月有阴晴圆缺,来去无常,都会说什么天要降大任给谁,必然会先用艰难困苦、水火之灾、小人之祸让你勤劳奋进,然后才有好日子之类的套话。

过去的人还真就相信这些,其实这套路数完全不靠谱,就算是圣人也不能证明真有这么回事。所以我对如何安慰您又陷入了困惑。

您读书读得好,文章写得漂亮,学问又扎实。像您这样的全才,却一直不能被提拔到超越群臣之上的重要位置,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因为京城里的人都说您家太有钱了。凡是洁身自好的人都怕闲言碎语,不敢说您的好话。

自己心里清楚就得了,都存在心里憋着不说。天下的道理本来就很难说清,社会上又最喜欢猜忌。谁要是敢说您一句好话,立刻就会被那些嚼舌根子的人认定了是拿了您的重金贿赂才这么干的。

我从六七年前就看过您的文章,这六七年就一直憋着没夸过您一句。我像这样只想着自己而违背公道已经很长时间了,并不光是对不起您一个人。

后来我做了主管监察的部长,感觉这回是天子近臣了,该能说点真话了,就想着能把您被埋没的才能彰显出来。但每次一跟群臣推荐您,就老是有人把脸转开偷笑。我心里这个恨呀,恨我怎么就不能有个让人相信的、坦坦荡荡的好名声,反倒让那些流言蜚语给弄得百口难辩。我常和孟几[jī]道说起这些并且非常痛苦。

现在好了,您家被大火烧光了,所有人的猜忌也好、顾虑也罢,也都被大火一块烧成灰了。房子烧黑了,墙烧红了,所有人都知道您一无所有了。但是您的才能,却可以好好传扬而不怕被玷[diàn]污了,您终于熬出头了。

这是火神在帮您呀。我和孟几[jī]道十年对您的相知,也比不上这场大火一个晚上给您带来的帮助。以后大家都可以轻松地说您的好话了,把那些憋在心里的话都说出来,那些人事任命上的决策者,也可以大胆任用您而不必害怕别人说三道四了。再想跟过去似的畏畏缩缩,连个理由都没了。从现在起,我就可以看着您施展抱负了。所以,对您家着火这件事,我最终变得非常高兴起来。

古代的时候,列国有灾,其他的国家都要慰问。有一次许国没来慰问,有识之士就很鄙夷它。现在,我把信写成这样,跟过去所有人说的都不一样,这是将慰问信改成祝贺信了。颜回和曾参[shēn]用自己的成就给父母带来的快乐,那才是最大的快乐,虽然贫穷,但他们什么也不缺。

您上次来信跟我要的文章和古书,我绝不敢忘。等我写上数十篇一块儿寄给您。吴二十一从武陵来看我,说起您写的《醉赋》和《对问》,评价极高,可以寄给我一本。我最近也喜欢写文章,感觉和在京城的时候很不一样,想和您多交流,但现在对我管控很严,没法实现。如果有人南来,写信给我,也好知道我是否还活着。言不尽意。柳宗元问好

京城里的人都说您家太有钱了(柳宗元写给王参元)

悸动的心
《告别》节选(作者:瞿秋白) 美文摘抄

《告别》节选(作者:瞿秋白)

永别了,亲爱的同志们! 你们在斗争中勇猛精进着,我可以羡慕你们,祝贺你们,但是已经不能够跟随你们了。 我还留恋什么?这世界对于我仍然是非常美丽。那么好的花朵、果子,那么清秀的山和水。 但是,永别了,美...
《时间》节选(作者:季羡林)朗读者 美文摘抄

《时间》节选(作者:季羡林)朗读者

一抬头,就看到书桌上座钟的秒针在一跳一跳地向前走动。它那里一跳,我的心就一跳。孔子说: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水永远不停地流逝,让孔夫子吃惊兴叹。现在我眼前摆上了座钟,它的秒针一跳一跳,让我再清楚不过...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