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时快到了就要上杀场了(刘伯坚写给家属至亲)

2020年3月25日11:26:00
评论

凤笙大嫂并转五六诸兄嫂:

本月初在唐村寄给你们的信、绝命词以及写给虎、豹、熊三个儿子的遗嘱,由大庾县邮局寄出,不知是否已经收到?

我准备牺牲了,弟弟生是为中国,死是为中国,一切听之任之而已。

有两件事需要告诉你们:

第一、你们接到我的信后必然要悲恸失常,必然要想方法托人来营救我,这对于我都不须要了。再说,我为救中国而犯危险,任何的营救,都只会给我增加无限的侮辱,让我丧失革命者的人格。

第二、我的小儿子熊儿,出生后一月便寄养福建新泉芷溪的黄荫胡家。二儿子豹儿今年寄养在连接瑞金和赣州这条河的一支往来商船上,船老板是瑞金武阳围人,叫赖宏达,五十多岁,撑了几十年的船,人很老实,赣州的商人多半认识他。老板娘叫郭贱姑,她的儿子好像叫赖连章,媳妇叫做梁照娣,他们一家都很爱豹儿,所以我寄交给他们抚育。

因我没有钱,只给了几个月的生活费,你们今年以内派人去找,还不致于饿死。

我为中国革命没有一文钱的私产,三个幼儿的养育都要累着诸位兄嫂。四川的老家听说很久以前已经破产,又被抄过家,人口死亡殆尽,我已经八年不通信了。

为了中国民族就为不了家和个人,诸位兄嫂明达,应当能理解这一点,不致于说弟弟这一生穷苦,是没有用处的。

叔振同志,绝命书及遗嘱我直接寄给诸位兄嫂,你一定能够看得见。你不要伤心,望你无论如何要为中国革命努力,不要脱离革命队伍,并要用尽一切的力量教养虎、豹、熊三个孩子长大成人,继续我的光荣的事业。

我葬在大庾梅关附近。

十二时快到了,就要上杀场了,不能再写了。致以,最后革命的敬礼。

刘伯坚

1935年3月20号

十二时快到了就要上杀场了(刘伯坚写给家属至亲)

悸动的心
《告别》节选(作者:瞿秋白) 美文摘抄

《告别》节选(作者:瞿秋白)

永别了,亲爱的同志们! 你们在斗争中勇猛精进着,我可以羡慕你们,祝贺你们,但是已经不能够跟随你们了。 我还留恋什么?这世界对于我仍然是非常美丽。那么好的花朵、果子,那么清秀的山和水。 但是,永别了,美...
《时间》节选(作者:季羡林)朗读者 美文摘抄

《时间》节选(作者:季羡林)朗读者

一抬头,就看到书桌上座钟的秒针在一跳一跳地向前走动。它那里一跳,我的心就一跳。孔子说: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水永远不停地流逝,让孔夫子吃惊兴叹。现在我眼前摆上了座钟,它的秒针一跳一跳,让我再清楚不过...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