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女编辑托我带一张照片给他(叶君健未交给萧乾的信及背后的故事)

2020年3月25日11:25:45
评论

萧乾在伦敦时,想讨好一位颇有声望的女编辑,并且希望通过她认识其他的编辑和文化人,以便于他从事所谓“写作活动”,同时打入英国的上层社会,作为他政治活动的资本。他打听到她喜欢猫,便特地弄了一只猫送给她,撒谎说,这是他从中国带去的,并且是他自己特别心爱的一只。这位女编辑信了他的话,把这只猫视为至宝。

有一次,在她家的晚会上,我看见萧乾怀里搂着这只猫,一会儿亲它的脸,一会儿让它骑在他头上,好像他真是爱猫爱到不得了似的。英国朋友们还为它起了个可爱的绰号,叫它萧猫儿。我当时看了萧乾在外国人面前的这种表演,感到不舒服极了,因为我知道萧乾并不爱猫,更不会变成这个样子。可是他这个连自己的同胞都不爱的人,在这里却装成了一个“泽及禽兽”的圣者,这还不是想要利用这只可怜的猫儿来实现他个人的野心!他擅自改变它的国籍,如果这只猫儿会讲话,它一定要对萧乾提出严正的抗议。

后来我回国,这位女编辑还托我带一张照片给他,这是他那头“心爱”的猫儿的第二代的照片。我心里想,他早已经把它忘在九霄云外去了。但又不好说穿。回到中国,也迟迟不好意思把这照片交给萧乾,怕拆穿西洋镜,使他难为情。这变成了我心里的一个负担。

这位女编辑托我带一张照片给他(叶君健未交给萧乾的信及背后的故事)

悸动的心
《时间》节选(作者:季羡林)朗读者 美文摘抄

《时间》节选(作者:季羡林)朗读者

一抬头,就看到书桌上座钟的秒针在一跳一跳地向前走动。它那里一跳,我的心就一跳。孔子说: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水永远不停地流逝,让孔夫子吃惊兴叹。现在我眼前摆上了座钟,它的秒针一跳一跳,让我再清楚不过...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