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切和我格格不入(王小波写给李银河)

2020年3月25日11:26:16
评论

李银河,你好!

我自食其言,又来给你写信。按说世界上有很多的人,可是我今天病歪歪地躺了一天,晚上又睡不着觉,又发作了一阵喋喋不休的毛病,又没有人来听我说。

我又在想,什么是文学的基本问题。今天下午3点45分我的答案是:人可以拥有什么样的生活。谁能对这个问题给出美妙的答案呢?当人们被污泥淹着脖子的时候。

有很多的人在从少年踏入成人的时候差了一步,于是生活中美好的一面就和他们永别了,真是可惜。在所有的好书中写得明明白白的东西,在人步入卑贱的时候就永远看不懂,永远误解了,真是可惜。在人世间有一种庸俗势力的大合唱,谁一旦对它屈服,就永远沉沦了,真是可惜。有无数为人师表的先生们在按照他们自己的模样塑造别人,真是可惜。

有很多很多中国人活在世上什么也不干,只是在周围逡巡,发现了什么就一拥而上。比方说,刘心武写了一篇《班主任》,写得不坏,说了一声“生活不仅如此!”就有无数的人拥了上去,连声说:“太对太对!您真了不起!您是班主任吧?啧啧,这年头孩子就是太坏。”肉麻得叫人毛骨怵然,我觉得这一切真是糟透了。

人可以拥有什么样的生活呢?这问题真是深奥,我回答不上来。我知道已往的一切都已经过去。雨果博爱的风暴已经过去,罗曼·罗兰爱美的风暴已经过去,从海明威到别的人,消极的一切已经过去。

海面已经平静,人们又可以安逸地生活了。小汽车,洗衣机,中国人买电视,造大衣柜,这一切和我的人格,格格不入。有人学跳舞,有人在月光下散步,有人给孩子洗尿布,这一切和我格格不入。有人解释革命理想,使它更合理,这是件很好的工作。

可是我对人间的事情比较关心,人真应该是巨人。世界上人可以享有的一切,和道貌岸然的先生们说的全不一样,他们全是白痴。人不可以是寄生虫,不可以是无赖。谁也不应该死乞白咧地不愿意从泥坑里站起来。

我又想起雅典人雕在石头上的胜利女神了,她扬翅高飞。胜利真是个美妙的字眼,人应该爱胜利,胜利就是幸福。我相信真是这样,祝你愉快。

王小波,6月6日

这一切和我格格不入(王小波写给李银河)

悸动的心
《光的赞歌》节选(作者:艾青)朗读者 美文摘抄

《光的赞歌》节选(作者:艾青)朗读者

我们先哲的智慧之光 看见一切事物的底蕴 一切的成长和消亡 就连静静的喜马拉雅山也在缓慢地继续上升 认识没有地平线 地平线只能存在于 停止前进的地方 而认识却永无止境 人类在追踪客观世界中留下了自己的脚...
《透明的红萝卜》节选(作者:莫言)朗读者 美文摘抄

《透明的红萝卜》节选(作者:莫言)朗读者

黑孩双手扶着风箱杆儿,炉中的火已经很弱了,一绺蓝色火苗和一绺黄色火苗在煤结上跳跃着。他试图用一只眼睛盯住一个火苗,可总也办不到。 于是他懊丧地从火上把目光移开,左右巡睃着,忽然定在了炉前的铁砧上。他看...
《一封家书》(作者:张桂梅)朗读者 美文摘抄

《一封家书》(作者:张桂梅)朗读者

车子驶进条小巷,有一个人被搀扶着慢慢地走了出来,声音长长地颤抖着在喊:“小五啊,你不认识我了?我是姐姐呀,“我们互相看看,仿佛时间已经凝固了,我努力把她们还原到三十年前的模样,可怎么也对不上。 这天,...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