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望大人见信早可收心(卫景安写给父母)

2020年3月25日11:24:38
评论

父母亲二位老大人:

前日托邮局寄回家书一封,谅大人早已读过,昨天突然收到父亲的来信,立刻拆开,发现这里面还夹着一封爷爷的来信。跪着读完,里面说的我全都明白了。

自儿出家门以来,家乡连遭荒旱,这是苍天要收人,谁也不想这样,谁也没办法。今年竟然又遇到如此大的兵灾战祸,扰害万民,每日捐粮要草,有钱的人家还可以应付,穷人连饭都吃不上,还要有如此大的公差支出,再加上咱家又背着跟人家借钱的利息,父亲大人还有如此大的鸦片烟瘾,每年全家没一点收入。

指望我这个儿子养家吧,儿子我是个笨才,指靠不上,每年连该给人家的月息都挣不出来。指望家里人自己解决吧,农民又非得有地,咱家又没多少地,哪来的收入呢?除非破产。既然想到要破产,父亲您要知道那咱家可就过不上前几年那样的日子了。

信写到这儿,儿子实在伤心,已经泪湿胸前。家务之事又不好对商号里的伙计们说,恐人耻笑。只是蹙(cù)锁眉梢,自愧己命,我又能怨谁呢?只希望父亲大人见信后早一点收心,把戒掉鸦片烟瘾当成大事,好让我们全家能够活下去。不然,我虽然人在外乡,心却在家中,昼思夜想,无计可施,坐卧不安,如疯了一般。

等到明年的春天,如果我还能够在这家商号干下去,总该能给家里捎些银两,就不知道能否如愿了。

托吴兴家给我带来包裹已经完好地收到了。我马上试穿了。袜子合适,鞋穿棉袜挺好,穿夹袜就有点大。那双齐口鞋的鞋梁太浅,再一看,鞋扇上还有一小窟窿,可见我老婆做活毫无敬意,给人往外带的东西怎么能如此粗糙,要是在家穿那得什么样呀?全然不怕人笑话,请父母看过此信,好好教训一下我的老婆,让她往后一定要注意。

再有,我上次写信问咱家现在还欠人家多少外债,并问我老婆此这几年在家是否孝顺。结果你们来信,说的都是别的。想是我老婆在家不孝,家丑难出口。这让儿子非常担心。

信写至此,金鸡连唤,就此作罢,不再细禀。

敬请金安

不孝儿 景安叩禀

腊月初八日夜于灯下

惟望大人见信早可收心(卫景安写给父母)

悸动的心
《时间》节选(作者:季羡林)朗读者 美文摘抄

《时间》节选(作者:季羡林)朗读者

一抬头,就看到书桌上座钟的秒针在一跳一跳地向前走动。它那里一跳,我的心就一跳。孔子说: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水永远不停地流逝,让孔夫子吃惊兴叹。现在我眼前摆上了座钟,它的秒针一跳一跳,让我再清楚不过...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