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安慰朋友的一封信,几天前意外的传到了我的手上,我熟悉你的文字,我也爱你的手迹,便好奇的打开了这封信。

但这一时的好奇让我付出了惨痛的代价,旧事重新细细的涌现,心中的悲苦竟与当初我们身历此祸的时候不相上下,虽然漫长的岁月应该已经抚平了我的伤口,但看到往事在你的笔下一一重现,准确的揭开了我的伤疤,让它再次流淌着鲜血。

你必定记得我当初是何等满心欢喜的整日整日的倾听你的话语,而你不在的时候,我又是怎样的谢绝了所有客人,关上门写信给你,为了找人传信,我又是怎样的费尽心机,信递到你的手里之前,我又是怎样的坐卧不宁。

我对你的爱刻骨铭心,而我已不再觉得这话难以启齿,因为我之所为远胜于此,我比任何时候都更加爱你,我仍将用满腔的柔情来爱你,至死不渝。

因为我曾经极力的表示不愿与你结婚,所以这些话你一定要深信不疑,虽然我知道在世俗中妻子之名很崇高,在宗教中更是被视为神圣,但我仍旧更愿意做你的情人,因为只有这样才更加自由而无羁绊。

婚姻之约无论怎样诚挚,都免不了带着某种束缚,而我极不愿勉强去爱一个未必永远爱我的人。

感动过我的事情依然感动着我(爱洛伊斯致阿伯拉尔 1129年前后)见字如面

我从你给朋友的信中也看得出,你并没有忘记我永远至为温柔的爱你的细腻的感情,我总是希望能更加爱你,你在信中说得对,我的确觉得那些公开订立的,到死才能解除的婚约极为乏味,而且它把爱情和生活都当作是痛苦的义务,但你并没有提起。

我曾经多次说过我宁可做你的情人,也不愿去做统领整个世界国王的妻子,财富与尊贵并非爱情的魅力所在,真正的柔情让我们把所爱的人,从其所有外在的东西中分离出来,把他们的地位,财富或者职业放在一边,只把他当作他自己。

倘若人世间真有所谓的幸福,我相信那一定是两个完全自由相爱的人的结合,他们情意相投,彼此欣赏,他们内心充盈,再容不下对其他人的爱情,他们享受着永恒的安宁,因为他们心满意足。

你知道我出家是因为你所受之辱,而不是什么其他的缘故,这完全是你的意愿而不是我的,但是,请告诉我,为什么自从我出家之后,你竟疏远冷淡我了呢?

即便你这般忘恩负义,而且我再也不能有什么期望,但是私下里我依然愿意相信,你是爱我的。

在我发下那悲伤的誓言的时候,身上还带着你最后的一封信,你在信中说你完全属于我,你说你若不能爱我便会去死,我因此才奉献了自己。

你拥有我的心,我也拥有你的,别把这些索要回去,你要把我的感情当作理应属于你的东西,而且永远也不要放弃。

我难以绝情,至今依然爱你。我放弃了生活,也放弃了一切,只是没有也不能放弃你,我虽然失去了爱人,却保留着我的爱情。

在修道院那些森严的戒律之下,我没有失掉我的人性,你换下了我的服饰,却并没有把我变成嶙峋的山岩,你幽闭了我的生活,却无法让我心如铁石,感动过我的事情依然感动着我,一颗像我这样爱过的心,是不可能很快就变得麻木的。

在获得安宁之前,我们注定了将在爱与恨之间不停的摇摆,也总会绝望的欺骗自己说,我们彼此是不会全然相忘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