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亲爱的鲍威尔小姐,偶然间,我看到了一封你写给我儿子的信,落款是11月12日,有你的签名。

我被你的表达方式吸引了,直到看完信,我才意识到我并没有权力这样做,我可以告诉你,这完全是处于我对儿子幸福的考虑,才促使我这么做的,我相信你一定会原谅我。

亲爱的鲍威尔小姐,虽然我没有亲自与你见面的荣幸,但是我对和你谈一谈一个母亲的担忧,是有足够的信心的,我对你的信任来自于你的信,你建议他去跟自己的母亲谈一谈,因为母亲是爱他的,你对我的见解完全正确。

亲爱的鲍威尔小姐,因为任何母亲都爱她的孩子,这种爱是极其自然的,但我却无法用语言来描述我对儿子的爱,如果真的能让他幸福,就算我少活几年我也愿意。

任何处在他这个位置的人,都应该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因为他的父母从来没有让他失望过,他选择了自己喜欢的职业,他不想做律师,当了保险公司的管理员,这对他来说很合适,因为上班时间短,,整个下午就都属于他自己了。

多年以前我就知道,他一直在把业余时间用来写作,我知道这只是一种消遣,事实上,如果他像同龄人一样吃好,睡好,写作就不会危害到他的健康,但是他的睡眠和饮食都太少了,他正在残害自己的身体,我担心他不弄到不可收拾的地步,是听不进去我的任何劝告的。

因此,我很想请求你,看你能否让他注意这件事,比如,你可以询问一下他的生活方式,他吃了什么,一天吃了几顿,生活是不是有规律等等,另外,请不要让他疑心我给你写了信,也不要让他知道我发现了你们的交往。

如果你能在你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改变他的生活方式,我将感激不尽并且非常高兴。

请允许我表达我对你的尊重。

朱莉·卡夫卡

1912年11月16日于布拉格

如果你想给我写回信,请寄,布拉格金斯基皇宫大道十六号,我本人亲收。

请不要让他疑心我给你写过信(朱莉·卡夫卡致菲利斯 1912年11月16日)见字如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