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着,你猜我交了一个什么样儿的姑娘(海明威写给史密斯 1918年12月13日)

2020年3月23日08:21:23
评论

亲爱的滚花刀:

你以你的男子汉勇气,坚持在古老的空中作业,比尔,我得跟你握握手,不过,别做傻事儿,真的,哥们儿,你能小心点儿,还是小心点儿的好。

我1月4号,就要乘坐威尔第号开往美国了,也许下个月下旬,就能临幸你老人家所在的芝加哥城,那个时候你在哪儿?

飞机的克星,德国佬的杀手,你他Ma那时候到底在哪儿?不过你留神听好了,我不会耽搁到夏天,因为很快我就会为了面包和果酱而战斗,厮打全是为了果酱,拼杀全是为了蛋筒,我要为蛋糕而战。

现在回家等于什么也没有,说是光荣退伍,一年能领四十美元,这可没法儿活,不管它了。

听着,你猜我交到了一个什么样的姑娘,我最近酒量见长,一天要喝十八杯马提尼,四天前我离开医院,开小差跳上卡车,跑了二百英里路到前线去会战友了。

他们是驻扎在帕多瓦郊外要塞的正经英国皇家炮兵,但那里的炮们都歇着呢,他们让我度过了愉快的时光,我们用了参谋部的车,我还骑上了上校的战马去打猎,我的腿啊,全身哪。

听着,你猜我交了一个什么样儿的姑娘(海明威写给史密斯 1918年12月13日)

比尔,咱们接着说,我们坐着参谋部的车来到特雷维索,那位艾格尼斯小姐在那儿的野战医院,她听说我爱喝酒,她教训我了吗?没有。

她说:孩子,我们一起喝。你想喝酒,我也想喝,你喝多少我就喝多少,她弄了些该死的威士忌,痛快的把酒杯斟满,要知道她以前除了葡萄酒,可是什么酒都没喝过。

我知道她对酗酒的态度,比尔,这一举动很快就让我长大了,这是位了不起的姑娘,感谢上帝让我的腿受了伤,因此遇见了她。

该死的,我真看不出来,她在野蛮的海明威身上到底见了什么鬼,不过,根据某种非常幸运的误判,她爱上我了,她爱上我了,比尔。

所以我打算直接回美国,开始为挣钱而工作,艾格尼斯小姐说:我们可以一起穷着过开心的日子。我独自过了好几年穷日子了,多少算是幸福。

日子总得过,不是吗?所以,我要开始做的是挣到两个人生活所需的最低工资,储蓄足够去北边过上六个月的钱,然后就去找你,索取我最好哥们儿的效劳。

嘿,哥们儿,我大概只能再活五十年了,我不想浪费这中间的任何一段时间,我不在艾格尼斯小姐身边的每一分钟,都算是浪费。

很快就能在见到你了,你尽量别把手指放在扳机上,因为你在瞄准别人的时候,别人也会在瞄准你哟。

 

悸动的心
《光的赞歌》节选(作者:艾青)朗读者 美文摘抄

《光的赞歌》节选(作者:艾青)朗读者

我们先哲的智慧之光 看见一切事物的底蕴 一切的成长和消亡 就连静静的喜马拉雅山也在缓慢地继续上升 认识没有地平线 地平线只能存在于 停止前进的地方 而认识却永无止境 人类在追踪客观世界中留下了自己的脚...
《透明的红萝卜》节选(作者:莫言)朗读者 美文摘抄

《透明的红萝卜》节选(作者:莫言)朗读者

黑孩双手扶着风箱杆儿,炉中的火已经很弱了,一绺蓝色火苗和一绺黄色火苗在煤结上跳跃着。他试图用一只眼睛盯住一个火苗,可总也办不到。 于是他懊丧地从火上把目光移开,左右巡睃着,忽然定在了炉前的铁砧上。他看...
《一封家书》(作者:张桂梅)朗读者 美文摘抄

《一封家书》(作者:张桂梅)朗读者

车子驶进条小巷,有一个人被搀扶着慢慢地走了出来,声音长长地颤抖着在喊:“小五啊,你不认识我了?我是姐姐呀,“我们互相看看,仿佛时间已经凝固了,我努力把她们还原到三十年前的模样,可怎么也对不上。 这天,...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