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我的选择,从来没有后悔过(其美多吉 2019年4月18日)见字如面

2021年5月9日10:06:47
评论

我是甘孜县邮政分公司长途邮车驾驶员,驾押组组长其美多吉,我跑的是甘孜到德格的邮路,这是我们甘孜海拔最高,路况最差的邮路,这条路大半年都被冰雪覆盖。

我们每一个邮车驾驶员都被大雪围困过,被困在山上时,寒风裹着冰雪渣子,像刀子刮在脸上,手脚冻得没有知觉。

晚上,为了取暖和驱赶狼群,我们只有生火,单位培训告诉我们,人在邮件在,紧急情况下,除了邮件什么都可以烧,最困难的时候,甚至连备胎和货箱木板都拆下来烧过。

有一次遇到雪崩,我和同事顿珠用水桶和铁铲一点一点铲雪,两天两夜才走了一公里。

在邮路上,孤独是最难受的,有时可能半天遇不到一个人,一辆车,特别是临近春节,几乎看不到车,我就更加想家,想家的时候,我就唱歌,唱着唱着我就唱不下去了。

别人在家跟父母子女团圆,只有我们开着邮车,离家越来越远,30年来,在家里只吃过5次团圆饭,我觉得自己不是一个称职的丈夫和父亲,但我知道,乡亲们渴望从我们送去的报纸上了解党和国家的政策,盼望亲人寄来的邮件和包裹。

乡亲们都说,每当看到邮车,就知道党和国家时时刻刻关心着这里,所以再苦再难,我们的邮车都必须得走。

过去,邮路上意外和危险经常发生,2012年9月的一天,我开着邮车返回甘孜,晚上9点多,路边冲出一帮歹徒,拿着砍刀,铁棒,电警棍,把邮车团团围住,我冲在邮车前,还没反应过来,就在他们一阵乱砍乱打中昏了过去。

后来我才知道,我被砍了17刀,左脚骨折,肋骨断了4根,胳膊和手背上的筋也被砍断,头上被打了一个大窟窿,现在,除了脸上和身上的伤疤外,我还有一块头骨是用钛合金做的,天气一冷就像一块冰盖在头上,晚上睡觉必须戴着棉帽,不然就疼得受不了。

那次事故后,医生说,我能保住性命就已经是个奇迹了。出院后,我的左手和胳膊一直动不了,就连藏袍的腰带都系不了了。

很多人觉得我就算活下来,也是个废人,可我不想变成废人,我四处求医,几乎绝望的时候,在成都遇到一位老中医,他告诉我“我左手和胳膊上的肌腱严重粘连,必须先把粘连的肌腱拉开,但是这种破坏性治疗会特别痛”,我说“只要能再开邮车,什么痛我都不怕”。

老中医让我抓着门框,身体使劲往下坠,每次要一两个小时,我疼的浑身是汗,死去活来,就这样硬是把已经粘连的肌腱活生生的拉开了,治疗两个多月后,我的手和胳膊居然真的可以抬起来。身体基本恢复后,我就再次重返雪线邮路。

2016年和2017年,我两次到首度北京,代表康定至德格邮路车队领取奖牌,那是在大山里开车的我,做梦都没有想到的,回来后,我就递交了入党申请书,现在,我已经是一名共产党员了,还被授予“时代楷模”的称号,还在人民大会堂做了报告,我感到无比的光荣。

我知道,我所取得的这些荣誉,不仅仅属于我和我们车队,也属于坚守在雪线邮路上一代又一代的邮政人和交通人,属于广大藏区的各族同胞。

如今,我的小儿子扎西泽翁也成了一名邮运人,最小的徒弟洛绒牛拥也可以单独开车上路了,跑了30年的邮路是寂寞和艰辛的,但这是我的选择,从来都没有后悔过,雪线邮路是我一生的路。

这是我的选择,从来没有后悔过(其美多吉 2019年4月18日)见字如面

悸动的心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