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现在吸香烟要吸到底舍不得丢烟头(张学良写给宋子文 1945年)

2020年3月25日10:16:57
评论

子文兄大鉴:

看报得知兄已回国,弟等在此一切安适,只是此前由香港带来的现金早已用完,眼下时常囊空如洗,弟深知雨农的状况,不愿时常麻烦勒索他。

现在物价飞涨,弟与四妹两人抽烟每月差不多要一千支,就是蹩脚货‘大小英’牌的香烟,也要近万元。我还是想要契斯特菲尔德牌的,假如兄能给我带些来,无任欢迎之至,

每月看看杂志,购买书籍,还有两个佣人的花费,我们四个人鞋袜,衣被等,每月总得几千,换双布鞋,总是百元以上,一条被单总是二千元以上,要是做一套布的棉衣总得三千。

我们四个人只是刷刷牙,每个月就得五百元。现在钱太不值钱了,看起来数字好大,万元当不了战前的几百元使用。

我从来就没有穷过,有时我与四妹相顾大笑,觉得手中一钱不名,真是好玩得很。

现在不能不向兄求助啊,拟用四妹名义向中国银行或兄借款数十万元,或将来由弟偿还,或立即由弟致函美国家中拨还。两种办法,请择其一。

总之,弟每月总得两万零用(听着数目吓人,其实不过当年一二百元),请兄替我想想办法吧。否则几万数目,到手就没了,下月又怎么办?

弟眼下快成吝啬鬼了,吸烟要吸到底,舍不得丢烟头。走路要挑软的,怕费鞋。你们听见会笑吧?另外,此前致函家中所要的东西,不知这回交给您带来了吗?

您上次出国前送来的皮鞋,尼帽等等,弟真舍不得穿戴,现在我已经变成真正的乡下人了,大布之衣,大白之冠,也许有人误会我是冯玉祥先生的信徒了。

我知道这是麻烦你,但是我又不得不麻烦你,请兄分神,并乞原宥。

专颂 政安

弟 良 再拜

我现在吸香烟要吸到底舍不得丢烟头(张学良写给宋子文 1945年)

悸动的心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