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听说你当了驸马(谢氏写给前夫王肃)

2020年3月25日11:22:40
评论

我这样一个容貌平凡的女子,曾经跟你一起生活。结婚后,我们心心相映,琴瑟和谐。要是不刺绣了,我们会一起作诗,煮一杯清茶沉吟作对,缀一口香茗凭吊古今。那个时候,你想的是非我不娶,我爱的是非你不嫁,就算是用含苞的并蒂莲、比翼的双飞鸟,也没法形容得出我们的爱情。

后来家中遭遇诬陷,你要去遥远的异国他乡。我还记得当时分手的情景,我们有说不完的话,流不完泪。送行的亲人也都跟着难过。这之后,岁月易逝,山川间隔。你在蓟北,我在江南。书信不通,音讯全无。

信写到这里,我仍是顾影徘徊,涕泪数行。最近几年,我常常是神情恍惚,也无心打扮梳洗。想看点书吧,又总能看见那些让人伤感的爱情故事,弄得自己心情暗淡。想好好吃顿饭吧,再好的菜肴也没有滋味。

书也看不下去,看着看着就开始瞎想。春天的花开了,秋天的月圆了,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呢。倒是子规啼血的呼唤,会时时触动我的哀伤,寒蝉凄切的鸣叫,会增添我的悲戚。看着那些平常人家的夫妻,都能享有美满的生活,可我的命运,怎么就这么凄惨呢。

前几天,北魏的使臣来到南方,我听说你在那已经当上了尚书,还成了皇家的驸马。我知道尚书是国家最关键的岗位,统领各部运行,参与处理政务,你一定是位高权重,声名显赫了。

再加上你又多才多艺,又娶了一个美女,天天携手花前,弹琴月下,回头再看看悲苦凄凉的从前,已经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只可惜一样,糟糠之妻不下堂,永远成了前人的故事。

你是有了高贵的新人就抛弃了贫贱的旧人,让糟糠之妻引恨到白头。你让我还能说什么呢,能不悲伤吗?

是的,这一切真的都已经发生了。我现在已是人老珠黄,憔悴不堪。过去的缠绵总归是幻影。我眼睁睁看着连理分枝,感念盛衰变化无常。

从今之后,我将皈依佛门,长斋修行,借着菩提的一方净土,忘却尘世的喧嚣浮华。晨钟一叩,万境皆空。我不会再羡慕水中的鸳鸯,企盼过上出双入对的生活。

但是,织机上的绸缎,本来是春蚕的生命。被人喜爱难道就会不念旧情了吗?更何况我现在生活这么难,谁看着都可怜。我不敢奢望你来接我,写这封信只是想告诉你,我还想你,想着你哪怕只能在有空的时候见见我,给我一点宽慰就好了。这是我的愿望,你能考虑一下吗?

我听说你当了驸马(谢氏写给前夫王肃)

悸动的心
《光的赞歌》节选(作者:艾青)朗读者 美文摘抄

《光的赞歌》节选(作者:艾青)朗读者

我们先哲的智慧之光 看见一切事物的底蕴 一切的成长和消亡 就连静静的喜马拉雅山也在缓慢地继续上升 认识没有地平线 地平线只能存在于 停止前进的地方 而认识却永无止境 人类在追踪客观世界中留下了自己的脚...
《透明的红萝卜》节选(作者:莫言)朗读者 美文摘抄

《透明的红萝卜》节选(作者:莫言)朗读者

黑孩双手扶着风箱杆儿,炉中的火已经很弱了,一绺蓝色火苗和一绺黄色火苗在煤结上跳跃着。他试图用一只眼睛盯住一个火苗,可总也办不到。 于是他懊丧地从火上把目光移开,左右巡睃着,忽然定在了炉前的铁砧上。他看...
《一封家书》(作者:张桂梅)朗读者 美文摘抄

《一封家书》(作者:张桂梅)朗读者

车子驶进条小巷,有一个人被搀扶着慢慢地走了出来,声音长长地颤抖着在喊:“小五啊,你不认识我了?我是姐姐呀,“我们互相看看,仿佛时间已经凝固了,我努力把她们还原到三十年前的模样,可怎么也对不上。 这天,...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