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真是不知道人间还有羞耻二字(欧阳修写给高若讷)

2020年3月25日11:22:53
评论

欧阳修顿首再拜,禀告司谏足下:

我十七岁的时候,看到进士及第的布告,那时候我还年轻,没什么见识,只听说跟你一块儿上榜的几位,在文坛上都特别有名,你的名字混在里面,是唯一一个没什么特点的。我那会就想问问,这人是谁呀?

11年之后,我也到了京城,那会你已经是监察部的小官了,我问过朋友,你这人怎么样?朋友说你这人正直,有学问,是个君子。我就纳了闷了,一个正直的能明辨是非的人,又当着监察部的官员,却一天到晚闭着嘴什么都不说,就跟没事人一样,这能算是一个好人吗?

后来你升任了专门劝谏朝政的官,我们才互相认识。看着你滔滔不绝地讲述前朝历史,褒贬过去的是是非非,全是些正确的废话。拿这种套路混官场,谁都不得罪,我能相信你是个好人吗?所以,14年了,我曾经三次怀疑过你的人品。现在我得出了一个结论:你真不是个东西。

头两天,范仲淹被贬了官,我跟你在张安道他们家见过一面,你当时就讽刺挖苦了范仲淹的为人。我还以为你是在开玩笑。等我见到别的朋友,也说你到处说范仲淹的坏话,我才知道你真是这么想的。

范仲淹因为讲真话得罪了宰相被治罪,你作为劝谏官,既不敢为他鸣冤叫屈,又怕大家议论你失职,就跟着别人骂他,就说该处分他,这也太奇怪了吧?

要说人的性格,刚直、果敢、怯懦、软弱,大多是天生的,很难改变。就算是圣人,也不能强人所难。你家有老母,舍不得官位俸禄,不敢得罪宰相招来祸患,这都是人之常情,你也不过就是当了个无能的司谏官而已。

可是现在的你,反倒得意洋洋,一点也没有内疚,要是你压根就不敢说真话,那还只是说明你愚蠢而且能力低下。要是你还要用花言巧语来掩饰自己的丑行,那你可是犯了众怒了。

你敢说范仲淹不是好人吗?这三四年来,从大理寺丞做到前行员外郎,他勤勤恳恳,天天围着皇上出谋划策,他的作用现在这帮当官的谁也比不上。

你敢说是皇上重用了坏人吗?就算是皇上看走了眼,那也是智者千虑,你司谏官就是帮皇上盯着这种事的。那范仲淹被重用的时候,你怎么不跟皇上说他是坏人,反倒连屁也不放一个呢?等他出了事,你话就多了。

他要真是个好人,是皇上和宰相因为一时生气处分错了,你就不该说句人话吗?所以,你现在说范仲淹是好人,你罪责难逃。你说他是坏人,你照样罪责难逃。你以为你不说话就没事了?是非曲直骗得了当时的人,骗不了后世的人。况且,你连今天的人也骗不过去。

自从当今皇上即位以来,大胆启用敢于进谏的官员,包容不同的观点。范仲淹、孔道辅都是因为敢说真话而被提拔重用的。你赶上了这么好的时代,碰上了如此喜欢听不同意见的皇上,坐在劝谏官的位置上却一言不发,你就该辞职,别挡着能干这事的人。

昨天,张安道被贬了官,尹师鲁也被审查,你还有脸出来见人,还敢说自己是个司谏官,可见你是真不知道人间还有羞耻二字了。这要是记录在史册上,以后饱受恶评的,就是你了。

我现在是怀着一线希望,盼着你能说句真话,但如果你还是觉得范仲淹是个坏人,就该处分,那我今天就把话放这儿,我跟范仲淹是一伙的。你可以直接拿着我的信去见皇上,你让他定罪杀了我,让天下都知道范仲淹就该被处分,你也算是干了一件司谏官该干的事。

在张安道家,当时还有别人在场,所以就写了这封信,你自己看吧。不多说了。拜拜。

你真是不知道人间还有羞耻二字(欧阳修写给高若讷)

悸动的心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