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着对世上所有美好事物的谢意,我就先走一步了(今敏致世人 2010年)见字如面

2020年3月31日13:12:21
评论
1

再见了,今年的5月18日是我忘不了的日子,这一天,武藏医院的医师作出如下宣告:你是脾脏癌末期,癌细胞已经转移到全身各处的骨头,最多只能再活半年。

尽管我平常也会想到:人随时都可能会死掉,但这也未免太突然了。

宣告后,我与妻子一同摸索活下去的办法。我拒绝了抗癌剂,在不从众这点上,这还真是我的风格,我也在替我的死亡作准备,请来了两个值得信赖的朋友协助,成立一间公司,负责管理我微不足道的著作权。

另一项准备,就是写好遗嘱,好叫我并不算多的财产能顺利地让妻子继承。各种手续,我与妻子都很头痛。后来意识朦胧的在遗嘱上签下最后的名字时,我心里觉得:这回总算是可以死了。

我要死在家里,我并不是讨厌医院,我只是想回家,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当我被从医院送回家的时候,居然还附带看到了临死体验中最常听说的场景,就是那种你站在高处,看自己被搬到房子里的样子。大概是站在地面上几米高的地方,用有点广角的镜头俯瞰着包含着自己的风景。裹在床单内的自己,被放在那块叫作床的四角形上。

不可思议的是,从第二天起我的气力竟然再度启动了。我觉得这一切,都是我妻子和那些人来探望我的病,分给我一些元气的朋友带来的。

既然活下去的气力都再度启动了,我就要好好的运用这多分给我的一段寿命。我想见很多人一面,在我的人生中认识了不少的人,无论影响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都是构成我这个人的必要成分,我要感谢所有的邂逅。

虽然我可以把许多的亏欠都说成是无可奈何,但还是有件事让我过意不去,那就是我的双亲和动画公司的创始人丸山先生。一方是我的亲生父母,另一方则是动画导演方面的再造父母。

丸山先生来家里探望我时,我控制不了我的眼泪,丸山先生什么话也没说,只是摇摇头,握住我的手,这让我的心里充满了感激。

我最放不下的就是电影《造梦机器》,一路上含辛茹苦画出来的画面,是非常有可能再也无法被任何人看到的。因为原作、脚本、角色与世界观的设定等所有的想法,全都在我一个人的心里。我真的觉得很对不起各位工作人员。

我跟丸山先生提到了这个挂念,他说了句:放心,我会替你想办法的,不用担心。过去制作电影时,每次都是丸山先生最后替我收拾残局。这次也一样,我一点进步都没有,但也没有办法了。

告诉双亲时真的是非常的痛苦。其实我也想趁着还能自由行动,自己前往札幌,跟双亲报告我得了癌症这件事,但病情恶化的速度实在太快了,最后我只能打了通唐突至极的电话告诉他们:我得了胰腺癌,末期了,马上就会死。能当爸爸妈妈的孩子我真的很幸福。谢谢你们。

我下了很大的决心才决定与双亲见面,他们很快就响应了我的任性。

怀着对世上所有美好事物的谢意,我就先走一步了(今敏致世人 2010年)见字如面

第二天,我的双亲就从札幌赶到我家。刚看到我躺在床上,我妈脱口而出的那句话叫我毕生难忘,她说:“对不起!我没有把你生成一个健康的孩子!”我说不出第二句话。

跟双亲生活的日子并不算长,但已经够了。我觉得他们看到我的脸,就能明白一切。

最后,是比谁都让我牵挂的妻子,这段日子,每天对我们的身心都是煎熬。可是,我之所以能够熬过这些痛苦又无奈的日子,全都是因为在医生的宣告后,你说的那句坚强而有力的话,你说:“我会陪你走到最后。”

你比我一直以来所认为的还要厉害。回想起来,结婚后我每天都忙着工作,现在想想唯一悠闲地待在家里的日子,就是患癌以后,也真是太过分了。

可是,我身旁的你非常明白,忙于工作的人就是有些才能的人。我真的很幸福,真的。无论是活着的日子,还是迎接死亡的日子,我对你的感谢都无法言说。

这篇文章也到了最后了。尽管一直承蒙朋友们的照顾,但不好意思,我能够请你们协助我的妻子,一直到我死后出殡吗?这样一来,我也能安心地“上飞机”了。我衷心地拜托你们。

我要怀着对世界上所有美好事物的谢意,放下我的笔了。我就先走一步了。

今敏

悸动的心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