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种糟蹋名著的痛经文学,我希望能早死早超生(王左中右致出版策划人 2019年5月8日)见字如面

2020年3月30日11:51:19
评论

作为一个十里八乡起外号的大王,我总觉得每一个好的名字都是有画面感的,比如江疏影,一听就很好看,比如六神磊磊,一听就百虫不侵。但最近我发现一些出版物上起的书名,个个都太有画面感,太让人五脏六腑七荤八素了。

比如有本书,书名叫《风弹琵琶,凋零了半城烟沙》,你以为是帝王与歌姬的宿命纠缠,将军与少女的红尘往事吧。可作者一栏明晃晃写着两个字——鲁迅。是的,这是一本假一赔十的鲁迅作品精选集。

不光光是鲁迅,其他文学大师的选集,也都被包装成了非主流痛经美文的样子。胡适的是:《此去经年,许我一纸繁华》,沈从文的是《一指流沙,我们都握不住的那段年华》,郁达夫的是《倾城春色,终只是繁华过往》,汪曾祺的是《一定要,爱点儿什么》。看看汪曾祺书名的这个逗号,加得多有灵性、多唯美、多葬爱。

甚至外国的名著,也兴起了非主流痛经文学风,满眼都是繁华与沧桑。比如莎士比亚的叫《如果世界和爱情都很年轻》,纪伯伦的叫《我的心只悲伤七次》。而诺贝尔奖获得者,俄国作家蒲宁则出了一本书叫《我的青春是一场烟花散尽的漂泊》。

感觉这些大师一袭黑袍,一个个都在抬头仰望天空,斜刘海挡不住右眼角的悲伤。真是难以想象,这些出版策划人得看了多少QQ个性签名,读了多少青春痛经文学啊。

既然这股痛经文学风越刮越大,既然这些出版者的才华有如下水道一样滔滔不绝。那么今天,不如就多改一点,让风来得更猛烈一些。

这种糟蹋名著的痛经文学,我希望能早死早超生(王左中右致出版策划人 2019年5月8日)见字如面

首先,文学界带头大哥 四大名著的名字都用了几百年了,早该重新起了。《西游记》这个名字不好,你到底往哪游、在哪儿记?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在健身游泳呢。现在的年轻人能喜欢这样的名字吗?你就应该叫《用世间五百年,换你一次转角邂逅》。

《三国演义》多土多封建呀!一点儿也不符合年轻人的口味,麻溜改成《乱世浮沉,谁与我心向黄昏》。

《水浒传》这个名字也太不着边际了,《且试天下,尽管明日又天涯》,就好听多了,还有《红楼梦》那里面是只有红色吗?这么华丽的作品,不起个《木石前盟,终不抵金玉良缘》的名字,根本就拿不出手。

其次,打小就学的那些个诗词名篇,也该重新起名。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这么好的诗就叫个《咏鹅》?多像路边摊的小吃啊,有这么起名字的吗?你叫《羽染云烟,吹皱一池清水》,这画面感一下就有了。

《早发白帝城》听起来跟长途汽车似的,白帝城发车了啊,白帝城的有没有,还差一位上车就走啦,太聒噪了,诗里面写着千里江陵一日还呢。这一听就是个《错落了流年,只为见你一面》的故事。

《春晓》,春晓不晓不重要,你取名就应该跟写诗一样,诗里最绝的是,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为什么不叫《繁华落尽,与卿风雨卧听》呢?

接下来,教科书的名字也得改,名字一定要伤痛,痛了,记忆点才强。孩子们才记得住啊!语文得叫《才倾天下,不负韶华不负卿》,数学就叫《公式算尽,你的答案歌与谁听》,政治叫《马克思不相信眼泪》,历史是《我向你的岁月走去,把你的过往一一经历》,地理最好办,实打实地起名叫《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还有些教辅书,什么《五年高考三年模拟》,学生看这些名字就害怕,更别提感兴趣了。你取个,《厉兵三年征战五载,只为许你一生富埒陶白》。这声势,孩子们看了,学得都带劲。

还有《新华字典》,这名字也太大路货了吧。你怎么着也得弄个,《我认识一万一千两百个字,却读不懂你的心》的芳名。

这都什么玩意儿啊?你听听这话,想不想给他一顿落漠终殇拳,想不想给他一通 红尘清冷烟雨微醺乱脚踢。老话说得好,吃啥补啥。你看什么样的文,你就是什么样的人。不怕文盲会打架,就怕文盲有文化。审美没跟上,就算学了再多的文化,还是会发育不良。没审美的文盲,即使有了文化,该瞎还是瞎。

老实说,我这一生都坚定的唯物主义者,但对于这些糟蹋名著的痛经文学,我希望能早死早超生,别来瞎我们的眼。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