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唤草原

2021年8月19日11:21:01
评论

这已经是失去自由的第九天了。

我垂着头,闭着眼,一动不动呆呆地站着。肠胃早已干瘪,四肢麻木乏力。虽然我的肉体现在很累很累,已无力与铁栏作出任何抗争,但我的思维却异常活跃。我的眼前总是浮现着大草原的美景,我的心中从未停息过对草原的呼唤……

在蔚蓝的天穹下,一望无际的草原敞开苍茫的胸怀。遥远的地平线上,淡紫色的山脉层层舒展开去。空气中饱含了泥土与草叶的清香。那是我的家啊!年轻的我曾在那儿广阔地放浪,在那儿像风一样追逐着莫名的快乐,在那儿撒着欢儿奔跑,让四蹄有力地撞击大地的胸膛……想到这儿,我不禁轻轻喷了个响鼻。

“快看!快看!动了,那匹野马动了!”我不耐烦地睁开眼,漠然望望铁栏外那些大惊小怪的面孔,又疲惫地闭上。

哼,野马,他们叫我野马!是的,我曾经是一匹野马,一匹属于大草原的自由自在的野马!

从小我就和爸爸妈妈在一起,我还有一个可爱的妹妹。我们在草原上过着与世无争的游历生活。然而,一次与狼群的遭遇使我与亲人离散。那是在河边饮水的时候,爸爸妈妈忙着照顾年幼的妹妹而未察觉到灾难的临近,直到狼群将形们包围。那时的我即将成年,已经明白面前这十多个眼露绿光口吐红舌的家伙的厉害。爸爸当机立断,举起前蹄向一扑向妹妹的饿狼狠狠踹去,一场恶战开始了。不久我负了伤,只是不重;妹妹却哀鸣着倒在地上,身边立即围上了几个贪婪而凶残的灰色身影。我听见母亲发出了一声痛彻心扉的长嘶鸣。父亲率领我们奋力杀出重围,狼群在后面紧紧追赶。为掩护我,父母将狼群向另外的方向引去,但还有几只狼向我冲来,除了拼命奔跑,我别无选择。那一场追逐持续了两大两夜,狼群最终还是放弃了身强力壮的我。从那之后,我提前成年了。草原绝不同情弱者,我明白这个法则。

伤口愈合的同时,我也就适应了这种危机四伏的生活。草原供给我充足的食物,我的身体如覆着黑缎子般闪光。我已不惧怕狼群,因为极高的警惕性和风驰电掣的速度一次又一次让我逢凶化吉;因为随着近年来风沙与农田对草原的吞噬,狼群也神秘地在减少。我甚至不再憎恨他们。作为草原上不同的群体,它们的存在就是吃掉我;我的存在就是不被它们吃掉。生活是残酷无情的,但生命却可以因此而涂上亮色!在与父母一道同狼群竞争的时代,走兽飞禽与我们的同类都是那么的繁盛!我在草原上找寻着自己的亲人,我尽力使自己快乐而自在地活着。漫步在广阔的草原,晨风扬起我乌黑发亮的鬃毛,如扬起一面猎猎的旌旗;我看见过星罗棋布的蒙古包,看见过风吹草低见牛羊的美景,看见过壮丽辉煌的日出,也看见过色彩多变的湖泊。我不驯的血液中交织翻腾着马嘶、狼嗥和古朴的牧歌……

在漂泊的青春岁月中,我也经历过爱情。为了她,我一连几天追随牧人的马群。我俩在草原上追逐嬉戏,并肩驰骋,就像两道闪电,一道雪白,一道乌黑。可她最终仍不肯离开牧人的庇护,于是,我孤独地来,又孤独地走。因为我天生是野马,自由自在的野马,不为安逸而停留。

直到十三天前我的生活一直如此平静。我原以为会永远这么平静地生活下去。那天我总有一种预感,我仿佛听到父亲在呼唤,又仿佛觉得有一双注视着我的“荒原狼”的眼。吃草时我总是不由自主地东张西望,接近响午,遥远的东北方向隐约传来奇怪的隆隆声,我抬起头来不及细听,地平线上就出现了两个小黑点。我当时还不知道那是两辆吉普车,但本能促使我拔腿向西。两辆吉普紧追不舍,我无法摆脱。这一次追赶历时三天,不停歇的奔跑使我产生一种奇怪的幻觉,觉得追赶我的吉普一会儿化着传说中的“荒原狼”,一会儿又变成了多年前的狼群。它
们都是要把我与草原分离的力量。只是这一次,我的速度越来越慢,它们的速度却丝毫不减。终于,身后响起令人心惊的枪声,我的后腿一麻,锥心的疼痛与突如其来的眩晕令我不支,眼前的世界顿时倾斜,旋转……

我被关在石块与铁栏构成的小屋,面对一大堆异样的嘴脸,我感到自己明日的渺茫。我拒绝进食。人们似乎知道得很多,关于我的种族我的习性……但他们又似乎很无知—难道每天给我一堆青草就能替代我的草原,替代那牵绊着我祖祖辈辈生死爱恨的茫茫草原?

我已没有力气像刚来时那般旦夜嘶鸣,我只能日日沉浸在对草原的回忆中。只要想到洋洋荡荡的草原,想到我是一匹屹立其上的野马,我就没有了羁绊和寂寞。

我是一匹野马,一匹属于大自然的永远的野马!草原啊,你听到我的呼唤了吗?

悸动的心
《光的赞歌》节选(作者:艾青)朗读者 美文摘抄

《光的赞歌》节选(作者:艾青)朗读者

我们先哲的智慧之光 看见一切事物的底蕴 一切的成长和消亡 就连静静的喜马拉雅山也在缓慢地继续上升 认识没有地平线 地平线只能存在于 停止前进的地方 而认识却永无止境 人类在追踪客观世界中留下了自己的脚...
《透明的红萝卜》节选(作者:莫言)朗读者 美文摘抄

《透明的红萝卜》节选(作者:莫言)朗读者

黑孩双手扶着风箱杆儿,炉中的火已经很弱了,一绺蓝色火苗和一绺黄色火苗在煤结上跳跃着。他试图用一只眼睛盯住一个火苗,可总也办不到。 于是他懊丧地从火上把目光移开,左右巡睃着,忽然定在了炉前的铁砧上。他看...
《一封家书》(作者:张桂梅)朗读者 美文摘抄

《一封家书》(作者:张桂梅)朗读者

车子驶进条小巷,有一个人被搀扶着慢慢地走了出来,声音长长地颤抖着在喊:“小五啊,你不认识我了?我是姐姐呀,“我们互相看看,仿佛时间已经凝固了,我努力把她们还原到三十年前的模样,可怎么也对不上。 这天,...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