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后写史书的人可就不像我这么客气了(侯方域写给阮大铖 公元1643年)

2020年3月25日10:23:36
评论

我听说君子立身处世,不该对自己宽容却对他人苛责,因为那是有违道义的。现在您对于我有很多事情看不惯,我想跟你说说这个事。

您是我的父辈,神宗末年,您跟我父亲同朝为官,相得甚欢,后来我父亲想一辈子跟着您却又没能如愿,您自己记得是因为什么,不必我再提醒。

我父亲被撤职会老家的路上,我还是个孩子,每次再他身边,他总是感念你的才华成天为您惋惜,到我长大了,开始读书了,要去金陵交些朋友。

临上路时,父亲一边送我,一边说,金陵有位御史名叫陈勇,虽然比我玩出道,但内心却非常尊重他,你到了金陵要拜他为师,还有一位老朋友方孔炤,你要带着名片亲自去拜见他,父亲的嘱托当中并没有提到您。

等我到了金陵,陈先生已经获罪离开了,只见到了方先生,他的儿子以智是我的老朋友,因此我们从早到晚都在一起。您跟方先生都是我父亲的同事,我理当去拜见您,但我为什么不敢去,您自己该记得是因为什么,不必我在提醒了吧。

现在您责怪我跟方先生走得近,跟您离得远,这就有点过了。

忽然有一天,有位王将军客气的来找我,来了就让我作诗,写了诗他就喜欢,还给我买酒找小姐,弄个游船,爬个山,连玩十多天不带一点累的。

我就不明白了,就问这位王将军“您要干什么呀?”,将军于是屏退左右告诉我说“这都是阮光禄大人想要跟您结交,特意安排的,光禄大人现在被很多人辱骂,希望能跟您和您的那几位朋友说说,没准啊,能洗白点。”

我赶紧谢谢他说“光禄先生,您身为高官,身边家朋满坐,足够自娱自乐了,哪还用得着这几个书生啊!我要是跟这几个朋友说吧,他们一定会跟我绝交,我要是自己去跟光禄大人交往吧,我又帮不上什么忙。您陪我玩了十几天,心意我领了,咱们就到这儿了。”

我这么处理真的是从内心出发的,我真没觉得有什么过分的,但您总是为这事不高兴,我还真就罪责难逃了。

昨晚我刚睡醒就听到县令杨文骢敲门,他跟我说“左良玉将军的大军已经逼近金陵,城里人心惶惶,阮光禄大人在清议堂发言,说你侯方域跟左良玉是老朋友,是他的内应,你还不赶紧跑!”

我这才知道,您不光生我的气,而且已经恨到非灭族而后快的地步了,我跟左将军是好朋友,这没错,而且我已经按照熊尚书的指示给他写了信,劝阻他来金陵,他到底怎么想我还不知道。

如果他犯上作乱,他就是反贼,我真的在城里接应了他,那我也是反贼,稍知礼仪的正人君子,为什么要甘心做贼呢?贼倒是有,当初魏忠贤那帮孝子贤孙,倒行逆施,穷途末路,最后黔驴技穷,全都成了贼。

您说我跟那帮人,有关系吗?为什么您下手要这么恨呢?我就奇了怪了,你常说“愿屈尊结交天下能人”,可您这脸说变就变啊,连嫁祸于人,灭人九族的事儿都干,这跟您原来想的也太不一样了。

如果有一天您能明白,天下的能人为什么都不愿意跟您交往的原因,您未必不后悔,后悔了未必不能改,要是您真的后悔了,改变了,给大家一点时间,您的变化未必不能被大家了解,大家了解了,天下的能人未必不会接踵而至投到您的门下。

我要是能看到天下能人都投到了您的门下,也一定会紧随其后,向您敬礼谢罪,您为什么不等到那一天?非要使出这种阴毒的下损毒计。

生逢乱世,我现在已经是无家可归了,弄条小船,尽情山水,对我个人没什么困难。只可惜您心量如此狭窄,混得不好也就罢了,万一哪天又让您得了势,您还不得杀尽天下能人下酒,才觉得痛快啊!

要是那样,天下的能人谁敢往您身前凑啊,以后写史书的人写到您,可就不向我这样客气了。

我先走了,本来可以不跟您说的,但是担心您误会,觉得我对长辈不礼貌,所以就写了这些,不再多说了。

以后写史书的人可就不像我这么客气了(侯方域写给阮大铖 公元1643年)

 

 

悸动的心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