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初学写作的青年工人(郑渊洁写给叶永烈)

2020年3月25日11:24:05 评论 992字阅读3分18秒

叶永烈同志,您好!

看到今天的《光明日报》刊登了您的事迹,很是感动,您的刻苦精神非常值得我学习。我是您科普作品的热心读者,诸如《小灵通漫游未来》《电影的秘密》等等,我都是一口气读完的。掩卷之后,常为您头脑中丰富的科学知识和深厚的文学修养所叹服,并且在偷偷地向您学习。请不要见笑,我是一个初学写作的青年工人,今年24岁。

我是这样走上创作道路,1976年从部队复员到北京,我被那海洋般的诗歌感动了,我发现了诗歌的巨大力量,立志我要做一名“诗人”。粉碎“四人帮”后开始创作,陆续发表了一些不成熟的习作。

正当我准备在诗歌上下大工夫的时候,发生了这样一件事:有一天我去书店,看到一个胖胖的小男孩,问售货员有没有《动脑筋老爷爷》。售货员说没有,小男孩失望的眼睛里含着泪水。我问他为什么哭,他说“我已经跑了六个书店了”。

我当时心里很难过,中国这么大,为孩子们写书的人却寥寥无几,真是怪哉!后来我决心献身于儿童文学,因为我很喜欢孩子们。但我发现孩子们对诗歌不是很喜欢,倒是很喜欢科学幻想小说。这下我可为难了,因为我的科学知识非常贫乏,名为初中毕业,其实只有小学四年级的水平。

我写信请教高士其同志,他委托秘书给我来信谈了怎样学习。我决心继续努力,为孩子们写一辈子,希望得到您的指教。我向您请教两个问题:

一、学习科学知识应该从什么地方开始呢?学到什么程度呢?一般了解行吗?

二、需要懂外语吗?

我很敬佩您能在那样困难的环境中创造出这样的成绩来,在这方面也请您谈谈经验。像我这样一个默默无闻的青年工人,就因为发表了点作品,日子也不好过。

许多人说我"想成名成家”“拿双工资”“不务正业”。我是空调工,运行时坐在值班室,在干好本职工作的前提下,看点科学或文学书籍被认为是“干私活”,而织毛衣,修自行车却无人管!

我订了十多种报刊,那点微薄的稿酬还不够花费的二分之一,再说创作都是在业余时间干的,哪来什么双工资?我经常利用上下班和去食堂的路上背古诗,人家却说我“傲慢”“不理人”。

我看那些游手好闲、不学无术的青年人倒没有惹来这么多指责,那为什么努力学习的人却要蒙受不白之冤呢?难道非要和大家一块儿去要饭才好吗?

有的时我也想从此不写了,但看到天真烂漫的孩子们,就再一次忍不住了。看了您的事迹,很受鼓舞,向您学习。啰啰嗦嗦写了一大堆,耽误了您的时间,原谅。

祝您创作顺利!

此致

敬礼

北京大华无线电仪器厂 郑渊洁

1979年2月15日

我是一个初学写作的青年工人(郑渊洁写给叶永烈)

悸动的心
本志宣言(陈独秀 1919年12月)见字如面 美文摘抄

本志宣言(陈独秀 1919年12月)见字如面

我们理想的新时代,新社会,是诚实的,进步的,积极地,自由的,平等的,创造的,美的,善的,和平的,相爱互助的,劳动而愉快的,全社会幸福的。 希望那虚伪的,保守的,消极的,束缚的,阶级的,因袭的,丑的,恶...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