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动群众是一桩没有底的工作(叶至善写给父亲叶圣陶)

2020年3月25日11:24:27
评论

爹爹:

上星期害了一场病,大概是受了风寒引起的。今天才好像恢复健康了。两卷报纸和信都收到。

贫下中农代表会和三级干部会已经在上星期三结束,揭发出来全公社贪污盗窃的钱十七万元以上,粮食十七万斤以上。程广大队是十八个大队中最穷的,可是钱和粮都超过一万,所以更为突出。在程广大队的九个小队中,我包的小队数目比较小,一个前任队长,是五百多元,一千多斤粮;一个会计,是二百多元,七八百斤粮。大体差不多了。

别的队还有跟实际差得很远的。这并不是我工作特别好,是因为这个小队,现在的工作是把这些账进一步查对清楚,要对他们两人在社员面前再做检查,初步做好通赔计划。经济不清的干部,绝不可能引导社员走社会主义道路,他们之间必然互相勾搭,统同作弊。这些问题,将来得一一解决好了,才能提高社员的觉悟,使他们有搞好集体经济的信心。

关于“三同”,我下来的时候就有了豁出去的决心,所以一切并不在意。不怕脏,不怕累,我能切实做到。例如生水(是井水)照样喝,苍蝇叮满的饼子,照样吃。村里患肺病的人很多,有开放性的,我们照样挨家吃饭。冷水洗脸、洗脚,甚至擦身,都不算一回事。有时候饭馊了,饼酸了,也照样吃。吃了粗粮,消化特别好,胃肠从来没有感到过不舒服。

关于抓主要矛盾,这件事我也在考虑。例如病人多,是不讲卫生的缘故。但是不讲卫生的主要原因,是经济拮据。要是不搞好集体经济,病人多的问题就没法解决。但是大家对集体经济的热情又并不高。妇女根本不参加集体劳动。她们要养猪、养鸡、管孩子。男劳力也把很大一部分精力放在自留地和开荒地上。

怎么改变这种情况,主要抓什么矛盾,真是不容易想清楚。现在把经济不清的干部抓出来了,是不是就能带动社员对集体经济的积极性,也想不清楚。好像中间还缺了一大段似的。总之,建设工作看来要比揭露“四不清”工作困难得多。群众发动起来了什么都好办,这句话是不错。但是发动群众是一桩没有底的工作,任何时候都不敢说已经充分发动了。似乎只有拿工分的成果反过来检查群众到底充分发动了没有。

这两天主要抓秋收,今年口粮要多留些,征购要减少些。我们总想在今年分配时,每户都能得少数现款,好添置过冬衣被,但是怕很难做到。因为征购一减少,队上的现金更少了。这个矛盾也很不好解决。

又写了许多,杂乱无章。离前一封信已经九天了,怕您挂念,所以身体稍好一些又动笔了。祝好。

儿 至善 上  九月二十七日

发动群众是一桩没有底的工作(叶至善写给父亲叶圣陶)

悸动的心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