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孩子托付给你们(杨开慧写给杨开朗)

2020年3月25日11:27:25
评论

一弟:

亲爱的一弟。我是一个弱者,仍然是一个弱者,好像永远都强悍不起来。我蜷伏着,在世界的一个角落里,我颤慄而寂寞。在这个情景中,我无时无刻的不在寻找着我的依傍。你于是乎在我心田里,就占了一个地位。此外,和我们在一起的同志们也和你一样,在我的心田里站成一排,我们常常默祷着:但愿这几个人,千万别再失散了呀。

我好像已经看见了死神。它那冷酷严肃的面孔!说到死,本来我并不惧怕,而且可以说是我欢喜的事。只有我的母亲和我的小孩,我有点可怜他们,而且这个情绪,缠扰得我非常厉害。昨天夜里,我竟然半睡半醒地闹了一夜。

我决定把他们,我的孩子们,托付给你们。经济上,只要他们的叔父还活着,是不至于不管他们的。而且他们的叔父,对他们是有很深的爱的。但是,倘若孩子们真的失掉了母亲,或者再加上一个父亲,那不是一个叔父的爱就可以抵得住的。他们必须得到你们各方面的爱护,方能在温暖的春天里自然地生长,而不至于受那狂风骤雨的侵袭!

这一个遗嘱样的信,你见了一定会怪我是发了神经病。但是不知何故,我总觉得我的脖子上,好像自死神那里,飞起来一根毒蛇样的绳索,把我缠着,所以不能不早作预备!

即便是杞人忧天,也只当是我内心的哀鸣。书不尽意,祝你一切顺利!

杨开慧

1929年3月

我把孩子托付给你们(杨开慧写给杨开朗)

悸动的心
《告别》节选(作者:瞿秋白) 美文摘抄

《告别》节选(作者:瞿秋白)

永别了,亲爱的同志们! 你们在斗争中勇猛精进着,我可以羡慕你们,祝贺你们,但是已经不能够跟随你们了。 我还留恋什么?这世界对于我仍然是非常美丽。那么好的花朵、果子,那么清秀的山和水。 但是,永别了,美...
《时间》节选(作者:季羡林)朗读者 美文摘抄

《时间》节选(作者:季羡林)朗读者

一抬头,就看到书桌上座钟的秒针在一跳一跳地向前走动。它那里一跳,我的心就一跳。孔子说: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水永远不停地流逝,让孔夫子吃惊兴叹。现在我眼前摆上了座钟,它的秒针一跳一跳,让我再清楚不过...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