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我眼睛一闭上就觉得身体漂浮在水里(太平轮脱险旅客周侣云写给父母 1949年)

2020年3月25日11:32:07
评论

亲爱的父母亲,此信到时,估计你们一定是已经收到电报了,关于我死而复生的消息,将会让你们怎样的高兴呀。

一月二十七日,晚上十一点五分,我被船的猛击撞醒了,听船员说,我们的船和建云轮相撞了,建元轮正在渐渐地下沉。

跑出了舱口,就听见一片悲苦的呼救声,我眼看着建云轮在五分钟之内就沉没了,好多人都浮在水面上呼救,而我们的船,仅救起了两个人,就准备继续前进。

和我一起的功哥说,假使我们像那些人一样浮在水面上,呼救不应,那将是何等不堪设想的事情啊。

但是,建云轮完全沉没之后,我们的船根本无法前进,后舱已经充满了水,功哥说“我们得赶快准备”,于是抢了两件救生衣,他自己穿好,我不会穿,于是他帮我穿好,叫我竭力镇定,不要怕,并且叫我下水后,不要因为慌张而乱动,用两只脚好好的打水,他自己是会游水的。

船上的人因为慌了,大家都挤在救生船上,船主毫不管事,结果救生艇并未放下水,等到船已经万分倾斜的时候,救生船还是没能放下水,绳子用刀也割不动,我们觉得脚下全是水,忽然水到半身,再忽然,船就完全沉下去了。

起先我的手还和功哥牵在一起,但是一阵海水涌上来,大家失去了知觉,我只觉得身体往下沉,可以听见水从耳边滑过的呼呼的声音,好像身体被夹在什么东西里。

水不断的从嘴,鼻子,耳朵进入肚子,我想什么都完了,但是我感觉在海水里淹死太难受了,我觉得这样死太不值得,我还想到你们将如何着急。

奇怪得很,我淹在水里,脑筋一直很清楚,很镇静,一直认为不会死,只是一场梦,我心里一直在想,我真的死了吗?真的,就死了吗?

总之我还没死,我忽然想起功哥教我怎样浮出海面,我真的用两脚不断好好的划水,说也奇怪,人便真的渐渐向上疼起了,浮出了海面,我便想我是得救了。

抓住一块木板,但是木板太轻,又沉下去了,又抓住了些死尸,还是不行。

结果不知怎的,被冲着接近了一个大方木块,有四五个人坐在上面,我抓住一个铁抓手,但是气力又用尽了,而且棉袍子侵在水里又太重,无论如何爬不上去。

我拼命向那几个人呼救,他们毫不理睬,一来他们的气力也用尽了,而来方木上人坐多了容易下沉,我叫了好久以后,才有一个人肯拉我一把,总算爬了上去。

原来这块木块就是浮筒,不容易沉,这时我才开始绝到冷,浑身颤抖。

一直挨到翌日早上七点多,有一只英国轮船来施救,我浑身都失去了知觉,他们把我拉上救生小艇,再用绳子吊上大船,然后把湿衣服都脱掉,用毛巾和热水檫,穿上干的浴衣,喝了一杯酒,两杯咖啡,睡在了他们有火炉的寝室的床上。

下午两点多到了吴淞口,上了中国的船,然后到了外滩,棉袍里依旧很湿,他们把浴衣送给了我。

船到码头时,看见功哥的父亲走来,他要哭了,但我有什么办法安慰他呢。

我们两只船上那么多人,只有三十八人获救,四个人被救上来时已经冻死了。不过我听说一部分人被救上了另一只船,开往香港去了,还有些人被冲上附近的小岛去了。

舅舅把我送回交大就回去了,现在我眼睛一闭上,就觉得身体漂浮在水里,渐渐往下沉,往下沉。

我想,一定是上天不允许我去台湾的。

来源于《见字如面》

现在我眼睛一闭上就觉得身体漂浮在水里(太平轮脱险旅客周侣云写给父母 1949年)

悸动的心
《告别》节选(作者:瞿秋白) 美文摘抄

《告别》节选(作者:瞿秋白)

永别了,亲爱的同志们! 你们在斗争中勇猛精进着,我可以羡慕你们,祝贺你们,但是已经不能够跟随你们了。 我还留恋什么?这世界对于我仍然是非常美丽。那么好的花朵、果子,那么清秀的山和水。 但是,永别了,美...
《时间》节选(作者:季羡林)朗读者 美文摘抄

《时间》节选(作者:季羡林)朗读者

一抬头,就看到书桌上座钟的秒针在一跳一跳地向前走动。它那里一跳,我的心就一跳。孔子说: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水永远不停地流逝,让孔夫子吃惊兴叹。现在我眼前摆上了座钟,它的秒针一跳一跳,让我再清楚不过...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