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里不是地狱,是天堂(桌子致出身寒门的高考生 2019年6月7日)见字如面

2020年4月1日12:41:05
评论

每年高考临近,毛坦厂中学就会刷屏一次,今年也不例外。

现在在考场上奋笔疾书的毛中学子,前两天坐着车牌号为“91666”的大巴车,前往六安市区,送考的万人队伍浩浩荡荡,一如往年。

毛坦厂中学的学生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每天6点到晚上12点,长达18个小时,不停地上课、做题、考试。吃饭、上厕所这些必须做的事情,也要严格控制时间,每顿饭不能超过10分钟。一年365天,平均每天要做15张试卷,一年五千多张,摞起来有一米多高。

在毛坦厂中学,学生的精力必须时时刻刻高度集中,绝没有机会开小差,因为每间教室都安装了360度无死角的摄像头。

每次月考的成绩都会贴在墙上,没考好的上黑名单,退步的写检查,生病不到站不起来绝不可能卧床休息,三年如一日的夙兴夜寐,枕戈待旦,只为换取一个目标——在高考中取得好成绩。

我对毛坦厂学子们拼命苦学的精神,只有理解和敬佩。但是还有另外一种普遍存在的质疑和嘲讽声音。有人说,这种高压模式下培养出来都是高分低能的刷题机器,说孩子们即使考上大学也适应不了将来的生活,应该立即叫停,全面封杀。

在我看来,说这话的人,就跟说人吃不上饭干嘛不吃肉一样混蛋,他们根本不知道在毛坦厂就读的是一群什么样的孩子,更不知道高考对于他们来说意味着什么。

白岩松曾基于他调查做出了一个非常客观、公允、深刻的评价:来毛坦厂读书的,大多都是底层打工者的孩子们,他们的背后,都是一个个非常卑微的家庭。

那里不是地狱,是天堂(桌子致出身寒门的高考生 2019年6月7日)见字如面

毛坦厂中学坐落在大别山区,教育资源、人力资源没法跟北上广这样的大城市拼,连邻近三线城市六安乃至县城都拼不过。但即使在这么艰苦的条件下,他们的一本上线率达到了66%!他们靠的是什么?靠的就是那一颗顽强地想要改变命运的决心!

在这里读书的孩子80%来自农村,北上广教育资源确实很好,但是农村的家庭供不起,毛坦厂中学每天来送饭的家长都是一道特色风景。把孩子送进毛坦厂,父亲们在外打工,母亲们在这儿轮流给孩子做饭,这个母亲做几个月的饭打工去了,下个母亲做。

高考大巴驶出毛坦厂的那一幕,想起来就让人掉眼泪,上万的人海中寄托着一个又一个,非常普通甚至卑微家庭的梦想。这是当下偏远农村最佳的教育模式,也是他们最好的选择,因为他们吃够了读书少的苦,不愿孩子重蹈自己的覆辙。

在北京,你有无数条路通往五道口,在毛坦厂只有一条狭长的小路走出大别山。所以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做出任何嘲讽毛坦厂中学的事情。那些高高在上的嘲讽,其实只是出于无知而导致的偏见。

但如果寒门学子也抱着同样的观点,试图用一种很酷的姿态去反抗高考制度,那么,等待着他们的会是什么?

毛坦厂一个老师说得很好:同样是十八岁的孩子,有人把孩子送到国外,有人送到毛坦厂,还有人送到制衣厂,印刷厂,在那里没人整天看着你背书做题,没人逼着你去学习,更没人在乎你能不能考上大学,没人在乎你有没有未来,那时候你会不会想念一个叫毛坦厂中学的地方,想念那个曾经折磨你的地方。

在知乎上有人问,在毛坦厂中学读书是什么体验?最高赞的答案是:对于真的想学习想改变的人来说,那里不是地狱,是天堂。

有句话很戳心:穷人的孩子没有伞,下雨的时候他们就只能学会拼命奔跑,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埋头做试卷,丢人吗?像复读机一样把英语单词背一百遍,丢人吗?连吃饭上厕所都要精密地计算时间,丢人吗?

不,靠勤奋为自己拼一个未来,这一点也不丢人。真正丢人的是那些自己本来手里的筹码就不多,还掩耳盗铃,自以为聪明无比的人。

我们大部分人都不是出身豪门,所以我们相信,命运给你一个比别人低的起点,是想让你用你的一生去奋斗出一个绝地反击的故事。

悸动的心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