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皮火车不停开》的歌词(歌手:蒋敦豪)

阅读模式

我们梦到 铁皮火车驶过山海
一路向城市边缘不停开
那班列车 终有天将乘着烟霭
载着自由的魂魄去穹隆外
我们虽时常 提及那景象
却不知该如何细讲
如同在异乡 谈论着故乡
多么心驰神往
那被滞留在人间的旅客
沿铁轨向远方求索
枕木似阶梯在大地横卧
无法休憩片刻
从梦境走到繁琐的生活
该消磨的任它消磨
该紧握的也请永远紧握
等待那一班车
我们梦到 火车路过现实站台
漫天尘沙席卷着吹过来
那班列车 终有天将穿过虹彩
来填补此前旅途所有苍白
我们虽时常 提及那景象
却不知该如何细讲
如同在异乡 谈论着故乡
多么心驰神往
那铁皮火车依旧巡游着
拖着烟尾巴疾驰过
在皮肤下在胸腔在骨骼
不间断地穿梭
摩擦的轰鸣心跳般起落
像誓词被一再诉说
多年后那声音不会减弱
仍在耳畔响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