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改革开放40年(黄怒波 2018年2月28日)见字如面

2021年4月18日10:48:53
评论

改革开放40年了,我庆幸我活在了这40年中,因为它是一个民族终于崛起的40年。

在40年刚刚开始的时候,下海的人都被称为商人或个体户,这个称呼有一种略带怀疑以及不纯洁的社会情绪,这也是我要从中宣部辞职之前再三犹豫的原因。

当时的体制,权利色彩浓厚,与之配套的是铁饭碗,下海当商人,一夜间就失去了权利的保护和供养,这在我的心头造成了巨大的不安和压力。

小时候,在黄河边儿荒草河滩上撒野,总会看到一洼洼积水,蝌蚪、青蛙、鱼儿都在里边游动,但是,最爱捉的还是泥鳅。因为泥鳅难捉,滑溜溜的身体,你握住它的时候,十有八九它会七扭八歪地逃掉。但是,捉一口袋泥鳅回家也绝不是一个好主意。因为大人会训斥,说泥鳅不好吃。下海经商以后,经常想起这些被嫌弃的泥鳅来。

有一次,我听一位国企老总发言,讲的都是让我们瞋目结舌的投资额度,发言后昂头而去,我非常的自惭形秽,突然明白在市场经济的大海中,我们这些做民营企业的,也就是小泥鳅。你看人家在台上那些趾高气昂的演讲者,怎么看都像是一副鲤鱼要跃龙门的姿态。这给我的印象太深了,以至于后来一直拿泥鳅自嘲。

但有一天,有一位我很尊敬的一直为民营企业撑腰呼吁的长者在演讲中说,要把市场经济搞活,就需要民营企业,因为民营企业好比一汪死水中的泥鳅,是搅局者,是能把市场激活,听完我的心里就舒服多了。

是的,改革开放40年中,在每一个行业当中,都有鲤鱼跃过了龙门。但是,没有跃过去的也不赖。同样,混水里折腾的泥鳅也为这四十年的惊涛骇浪的兴起做出了贡献。

但是40年间,这个社会更加功利化了,经济的发展更无情了,泥鳅们的日子也更不好混了。

因为市场经济转型正如火如荼,在转型压力的逼迫下,这一个个企业就有可能成为胜者的美味佳肴,这就是做企业的挑战,也是40年来,大家丝毫不敢懈怠的原因,正是因为这种压力逼迫一代企业家成长起来。

所以40年之际,我觉得可以从一个泥鳅的角度写一封信,说的就是祝福那些跃过龙门的,但是,千万不能忘记那些困在池塘中的泥鳅。

伟大的40年,哺育了一代优秀的企业家,也留下了财富与公平的争论和疑问。经济学家们时而不屑的将“企业家”贬为“商人”,时而又恩宠地把“商人”尊称为“企业家”,以至于纵观天下,似乎企业家如群星灿烂,但是,社会却在给企业家不断加码。有的时候我在想:“在商言商”,我们好好的把商场的活干好,不是挺好的吗,为什么总要有那么多的非议和争论呢?

在这40年之际,我带着这个不解回想起自己的企业之路,突然明白了,是时代发展得太快了。过去的一切经验都在重新建构,社会已经从财富的追求上升到了对公平的追问。因此,做企业的是熬过了这四十年。但是回首往事,也要对经营历程做个复盘。

悟出的道理最好是:写完这封信不是人生篇章的总结,而应该是一个新经济时代的“新泥鳅”诞生。把那副“英雄到老终归佛,名将还山不言兵”的条幅从墙上摘下来,把自己的40年清零,再出发。因为,下一个40年更精彩。

致改革开放40年(黄怒波 2018年2月28日)见字如面

悸动的心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