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妻书(林觉民写给妻子陈意映 1911年4月24日)

2020年3月25日10:26:31
评论

意映爱妻,见字如面,今天我用这封信与你告别,写这封信的时候,我还是人世间的一个活人;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成为阴间的一个鬼魂。

此刻,我写这信,泪水和笔墨在一起流,写不下去了时,总想着不写了,又怕你不了解我的心思,以为我忍心抛下你去死,以为我不知道你不想让我去死,所以我忍住悲伤为你写下这些话。

我非常爱你,正是因为爱你,才让我有了去面对死亡的勇气,自从和你在一起,我就愿天下有情人都终成眷属,但是遍地的血腥阴云,满街凶狼恶犬,又有几家人能称心如意的过日子呢?

我只好用爱你的心,去帮助天下人都能爱其所爱,所以我才敢先你而死,才选择了离开,你要理解我的心思。在悲伤之余也以天下人为念,你一样会乐于牺牲了我和你个人的幸福,为天下人谋求永久的幸福的,你一定不要悲伤。

你还记得吗?四五年前的一个晚上,我曾经对你说:“与其我先死,还不如你先死。”你刚听到这话就生气了,后来经过我反复解释,你虽然不认为我说的对,但也不在说话。

我的意思是说你的身体瘦弱,一定经受不住失去我的悲痛,我先死,把痛苦留给你,我于心不忍,所以我宁愿让你先死,让我来承受悲哀。

唉!谁知道最终还是我要比你先死的,我是真的不会忘记你的,刚结婚的三四个月,正好是冬天月圆的日子,窗外疏梅筛月影,依稀掩映;我和你并肩携手,低低切切,何事不语?何情不诉?现在回想起来却只剩下脸上的泪痕。

我又想起六七年前,我逃亡之后回到家中,你哭着跟我说“希望你以后再有远行,一定要告诉我,我愿意和你一起走。”,我当时也答应你了。

十几天前我回家,就想着跟你说说这次的远行,等到和你相对时,又说不出口,何况你又怀孕了,我就更担心你经不住悲伤,所以我只好天天呼酒求醉。

当时我内心的悲伤是不能用笔墨来形容的,我当然愿意和你相守到老,但看看今天的社会,天灾可以要人命,盗贼可以要人命,列强瓜分中国的战祸可以要人命,贪官污吏祸害百姓还可以要人命。

与妻书(林觉民写给妻子陈意映 1911年4月24日)

我们这一代人生在现在的中国,无时无刻不在面对死亡的威胁,到那时我眼睁睁看着你死,或是你眼睁睁看着我死,我能怎么办,你又能怎么办?

就算是我们没死,又可能夫妻离散不能相见,相隔两地望眼欲穿,化骨成石头,你想想古往今来谁见过破镜重圆的?这比死更痛苦的事,你又能怎么办呢?

现在我和你能双双幸存于世,不过是幸运罢了,天下不该死的死了,不愿分而分了的人多到不计其数,在我们相爱的世界又怎能忍受这一切呢?这就是我敢率性赴死而不顾你的原因,我现在死而无憾,国事成不成自有同志在。

小儿依新已经五岁了,很快就会长大,你要好好抚养他,让他学我的样子,你腹中的孩子,我猜是个女儿,女儿长得一定像你,我的心里特别宽慰。

也没准是个男孩,那就也让他以父亲的志向为志向,那我死之后这世界上就还有两个小林觉民在了,太好了,太好了,我们家以后的日子会很贫穷,贫穷算不得什么苦,清净过日子而已。

现在我的话说完了,我在九泉之下已经远远听到了你的哭声,我会和你一起哭,我从前不信有鬼神,现在却又希望真的存在,现在也有人说“真有心灵感应存在”。我也希望这是真的,那样我死了以后,我的灵魂还能依偎在你的身旁,你就不用因为没人陪你而悲伤了。

我以前没有把我的志向告诉你,这是我的不对,但跟你说了又怕你天天为我担忧,我为国牺牲百死不辞,可是让你担忧又确实是我不能忍受的,我实在是太爱你了,所以对你我唯恐有考虑不周的地方。

你幸运的嫁给了我,却又如此不幸的生在了今天的中国,我幸运的娶到了你,却又如此不幸的生在了今天的中国,这让我终将不忍独善其身,纸短情长,写不完的千言万语,你可以沿着我的思路看到,从今天开始,我就再也见不到你了,你想我的时候,就到梦中与我相会吧,我哭了。

辛未年三月二十六日深夜四鼓,意洞手书。

 

悸动的心
《光的赞歌》节选(作者:艾青)朗读者 美文摘抄

《光的赞歌》节选(作者:艾青)朗读者

我们先哲的智慧之光 看见一切事物的底蕴 一切的成长和消亡 就连静静的喜马拉雅山也在缓慢地继续上升 认识没有地平线 地平线只能存在于 停止前进的地方 而认识却永无止境 人类在追踪客观世界中留下了自己的脚...
《透明的红萝卜》节选(作者:莫言)朗读者 美文摘抄

《透明的红萝卜》节选(作者:莫言)朗读者

黑孩双手扶着风箱杆儿,炉中的火已经很弱了,一绺蓝色火苗和一绺黄色火苗在煤结上跳跃着。他试图用一只眼睛盯住一个火苗,可总也办不到。 于是他懊丧地从火上把目光移开,左右巡睃着,忽然定在了炉前的铁砧上。他看...
《一封家书》(作者:张桂梅)朗读者 美文摘抄

《一封家书》(作者:张桂梅)朗读者

车子驶进条小巷,有一个人被搀扶着慢慢地走了出来,声音长长地颤抖着在喊:“小五啊,你不认识我了?我是姐姐呀,“我们互相看看,仿佛时间已经凝固了,我努力把她们还原到三十年前的模样,可怎么也对不上。 这天,...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