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阅美:起身的饺子落身的面

2020年3月25日10:54:34
评论

父亲年轻时是一位石匠,只有每个周末才能回来一次。那时的母亲正在灶边忙碌,鸡蛋在锅边嗑出咔咔的声响。筷子搅拌出清脆的节奏,待铁锅里的油烧热,倒入大酱,鸡蛋,炒出酱的香味儿,然后盛出浇在冒着热气的手擀面上,再撒上一把小葱,这是母亲迎接父亲回家的一碗面。

父亲在家只能住一个晚上就要启程了,可我很少见着父亲启程,因为他每次离开的时候,天都刚朦朦亮。这时的我,总能在睡梦中,听见母亲穿衣,下床,和面,剁馅,听着擀面杖在厚厚的木板上来回滚动的声音,满屋子热热的湿湿的水雾气,父亲就在这水雾气里,再次踏上回山里的路。

后来父亲年龄大了,生活安定下来,而我却开始离家。学校在一百多公里外的乡下,我骑着父亲那辆又旧的又笨又重的自行车。

每逢周末回家,不管母亲有多忙,迎接我的都是一碗热腾腾打卤面,送别我的也都是一盘饺子。我每次都把饺子和面吃出惊天动地的声音,因为我知道,那种声音能令母亲心安。

后来我毕业去了大城市,一日三餐没有着落,每次我饿的撑不住的时候,我就找个借口回家,每次我回家之前母亲就开始忙碌,几天里她不停的烙饼。

在饼里放上白糖,鸡蛋,葱花,然后黏上芝麻,印出各种各样的花纹,那是我回到城市里的一日三餐。母亲知道城市没有我描述的那么美好,但她从来都不问,她只是默默的把爱和责任都揉进面里,变成来烙饼,饺子还有面。

母亲看着我吃,沉默,沉默的母亲慢慢开始变得苍老。她很少出门,仅有那么一次。头天晚上我和父亲商量,明早给母亲准备一盘起身的饺子,可是当我们醒来,母亲早已坐上通往县城的汽车。似乎我刚打了个盹儿天就亮了,可是父亲和我的那些岁月,她从未忘记过一次“起身的饺子”。

母亲在三天以后回来,归来的她异常疲惫,可当她走进院子里的时候,她就笑了。因为她闻道了蛋花儿的香味,小葱的香味,虾仁儿的香味,她闻到了落身的面。

母亲吃得特别安静和郑重,她一直在说:“好吃,好吃”,就这么两个字,让我和父亲心里觉得特别踏实。其实我们都知道我们做的并不好吃。

我常常在想,不管日子过得有多苦多难,只要还有一盘起身的饺子,一碗落身的面,这颗心就是踏实的...

阅读阅美:起身的饺子落身的面

悸动的心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