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尸首遍陈的战场我会梦见您的倩影(曹越华写给王德懿)

2020年3月25日11:19:49
评论

亲爱的德懿:

当您看到这封信的时侯,我已加入了在捍卫国家和民族第一线战士的队伍——匍匐在密支那阵地的战壕里了。

7月28日,我突然接到炮校上级命令,立即调往缅甸前线,军令如山,我来不及告诉您,就被军车直接送到巫家坝飞机场,所幸途中巧遇程君礼,才在车里向他大喊了一声“我先飞到印度,请转告德懿”。

此时,我感到周身涌动的是滚滚烫的热血,但也不免在心底泛起一波文弱书生的涟漪。

我们途经驼峰航线,机舱设备很简陋,除装卸时留下的尘土外,空空荡荡,无坐凳栏栅,窗门也封闭不严。当飞机跃上6000公尺的高空时,气温陡然一降,仿佛到了寒带,令人颤颤抖抖。

既有初上战场的紧张、还有高原反应的迷糊,到印度的都门都玛机场时,舱门打开,一股热浪便扑面而来,我又被笼罩在热带中,立即大汗淋漓。

我们在都门都玛换上了中国驻印军的英制军服,黄色的衬衫、裤、圆钢盔,还有羊毛线的白袜子,接着,再直飞缅北重镇密支那。

当晚,我被浸泡在新一军新30师88团第3营,在前线阵地上专门搭建的一个“人”字形架战壕里,热带暴雨如注,战壕刹那间就灌满了水。漆黑的夜空,火光升腾、硝烟弥漫,四周的枪声、炮声、雨声交混在一起。这情形将一个从未摸过枪的人推到极度的考验之中。

如果说还有意识,那就只剩下对远方恋人的思恋,对父母养育的谢恩,对生命死亡的恐惧。它们强撑起我的精神,盼望着早点胜利的黎明。

天亮了,长达100多天的反攻,收复战略重地密支那的缅甸第一大战,我们终于取得了完整的胜利,随后部队利用雨季做了一个多月的休整。

9月中旬,我担任翻译,随同师长唐守智,军长孙立人,荣幸面见了前来阵地视差的中印缅战区总司令史迪威将军。

史迪威将军说“人类大体上有两种竞技角逐,一是文明的体育,二是野蛮的战争。我这个人从小爱好体育运动,现在是人到老年,再处于人类最残酷血腥的战争,战争不是足球,它是以人的生命为资本进行运作,可不能有丝毫的闪失”。

我听后向他说:“将军,我也是酷爱足球的运动员,但战争还是一个年轻稚嫩的参与者”。他听以后诙谐的笑着说:“好啊,我们是真正的知音了,那么眼前就要学会在战争中运球,去争取破门的胜利”

德懿,部队又要开拔了,将继续向南挺近,目标是南坎,苗堤等,直至解放中部重镇八莫,会师乔梅。

在缅甸热带的丛林里,在异国雨季的行军中,在伤员浸血的绷带间,在尸首遍陈的战场内,似乎天天我都会梦见你的倩影。

亲爱的,给我一个答复吧。您深情的目光辉映着我曾经苍白的青春,我将回报您最倾心的微笑和任何风浪都无法剥落的温柔。

战争结束后,我将在黄土地上筑起一座小小的城堡,让我们两个人相偎守着炉火,倾听那杜鹃鸟清啼的声音,代向德芬,君礼问好。

越华

1944年9月29日

在尸首遍陈的战场我会梦见您的倩影(曹越华写给王德懿)

悸动的心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