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有一天不在想念你(张道藩写给蒋碧薇)

2020年3月25日11:23:34
评论

雪:

我今晚打电话给你,你也许觉得很奇怪!自从我们送平陵兄灵柩落葬的那天,自阳明公墓送你回家以后,又是几年没有见到你了,也许你以为我忘记你了。然而,自从我遵照你的意旨,迁出温州街九十六巷十号,至今已经七年多了,我没有一天不在想念你。

三年前,自我受洗成为基督徒,我便常常在星期日上午十时半至十一时半,到温州街九十六巷五号信友会教堂做礼拜。每一次都可以从教堂楼上的窗户凭眺我和你一同住过十多年的房顶,我曾很多次以我虔诚的心向上帝祷告,为你祈福。平时,每天也总会有很多事物,使我触景生情,想到了你。我每月都有几次缅怀往事,深宵不寐,尤其是刚开始读你的《我与道藩》以后,越是如此。

昨晚读报,知道寇拉台风虽然不算强大,但据此间美国军方气象人员说,可能会降豪雨。苏姗是向来怕水的。上月初台北大雨,大门口街道上只不过积水数寸,她即已忧惧不宁,闹着要上草山,于是我们只好匆匆地开车避到草山。便在那个时候,我就想打电话给你。不过,旋即我又想到,我自己既已判断这一回绝不会酿成水灾,那又何必引起你的一场虚惊?考虑再三,结果还是没有打电话。这是近年来我第一次想打电话给你的经过。

昨天晚上六点钟,倒是由我主动避到草山来的。我在汽车里一直在想,无论如何都要打个电话给你。因为你现在住的屋基比十号更低,以前就曾几度几乎进水。到那时候我和苏姗得免于水灾,而你反遭水厄,我的心能安吗?因此,我鼓起勇气,拨了你的电话,谁知接电话的不是同弟,那位下女听不出我的声音,连连问我找谁?逼得我不能不讲:“我找蒋先生。”她总算听懂了,于是,我又听到了你的声音!当我听到你爽朗的声音时,使我心跳不已。在惊喜之余,也许我有点激动,因而只简短地交换数语,一次向往已久的通话,便这么怅然地结束了。

然而,通话后,十点半钟我便上床,直到深夜两点还是睡不着。我心知今夜失眠已成定局,不如爽性起来给你写信。这便是我忽然又跟你写信的由来。

此刻已经是上午三点五十八分了,台风还不算大,雨势也不见得怎么猛,我有许许多多的话要和你说,还有一件最重要的事必须与你商量,假如你不拒绝和我见面的话,请你指定一个时间。我将登门拜访,和你长谈一次。如何决定,希望你写信寄到我的家里。祝你平安快乐!

宗 上

五十五年九月六日上午五时于草山

我没有一天不在想念你(张道藩写给蒋碧薇)

悸动的心
《光的赞歌》节选(作者:艾青)朗读者 美文摘抄

《光的赞歌》节选(作者:艾青)朗读者

我们先哲的智慧之光 看见一切事物的底蕴 一切的成长和消亡 就连静静的喜马拉雅山也在缓慢地继续上升 认识没有地平线 地平线只能存在于 停止前进的地方 而认识却永无止境 人类在追踪客观世界中留下了自己的脚...
《透明的红萝卜》节选(作者:莫言)朗读者 美文摘抄

《透明的红萝卜》节选(作者:莫言)朗读者

黑孩双手扶着风箱杆儿,炉中的火已经很弱了,一绺蓝色火苗和一绺黄色火苗在煤结上跳跃着。他试图用一只眼睛盯住一个火苗,可总也办不到。 于是他懊丧地从火上把目光移开,左右巡睃着,忽然定在了炉前的铁砧上。他看...
《一封家书》(作者:张桂梅)朗读者 美文摘抄

《一封家书》(作者:张桂梅)朗读者

车子驶进条小巷,有一个人被搀扶着慢慢地走了出来,声音长长地颤抖着在喊:“小五啊,你不认识我了?我是姐姐呀,“我们互相看看,仿佛时间已经凝固了,我努力把她们还原到三十年前的模样,可怎么也对不上。 这天,...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