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妻子,我的无价之宝,我的天使,为你7月18日的来信我要紧紧的吻你。

我亲爱的,你为什么说自己是个平庸的女人呢?你是出类拔萃的,你比所有的女人都好,你还用怀疑自己的才能吗?你不仅主持家务,不仅为我的事业操心,而且还要悉心照料从我到廖莎,我们这些任性的,难伺候的人。

你是那么聪明,那么富于理智,那么善良而能干,在我的事业上你费劲了心血,你主管着《日记》出版发行的事务处,废寝忘食的经办,销售,但我们暂时只能一个戈比一个戈比的积蓄,以后能否一个卢布一个卢布的积蓄,还不知道呢。

但与你的能力相比,这些事简直微不足道,就算让你当一位女皇,把这个世界交给你来管,我相信,你一定比任何人管理得都好。

你在信上说,我怎么能爱上你这样又老又丑的女人,你这完全是胡说八道,对我来说,你是美丽无比,盖世无双的,任何一个有良心,有眼力的人,只要他仔细观察过你都会这样说,这也是有时候会让我感到忌妒的原因。

你自己不知道,你的眼睛,你的微笑,你在交谈中偶尔流露出来的活跃,是多么令人倾倒,遗憾的是你很少在大庭广众中抛头露面,要不然你也一定会对自己的成功感到惊奇,但话又说回来,你现在这样对我来讲倒是十分有利的。

安娜,我的女皇和我心灵的主宰,我宁愿牺牲一切,甚至忍受阵阵妒意的煎熬,希望你出去消愁解闷,只要你很快乐,我就觉得万分幸福,即使我吃醋,我也要以爱情来报复你。

不幸的是,你因为整天忙于家务,有时候会显得有点邋遢,但是我跟你说实话吧,你别不信,安尼卡,有几次我甚至感到惊讶,因为外出时你只要稍稍打扮一下,注意一点点穿戴,你立即会变得年轻无比,美貌出奇。

是的,安娜,我再说一遍,今年冬天你要好好做几套衣服,跟我一起出去,当然,没我也行,你应该愉快的娱乐一番,工作应该减少,《日记》的事务无论如何都要另行安排,咱们一定可以做到,而且越早越好。

最后,你怎么会因为我如此爱你,而感到奇怪呢?难道我不是一个男人嘛?不是你的丈夫吗?

有谁会像你那样爱抚我,又有谁会像你一样跟我情投意合,身心完全融为一体,我们所有的秘密都是共同的,我又怎么能不像以往那样,崇拜你的每一个细胞并且永不餍足的吻遍你的全身呢?这方面也许连你自己都无法了解,你真的是一位天使般可爱的妻子。

这封信不能让别人读,你不要给任何人看。

即使我吃醋,我也要以爱情来报复你(陀思妥耶夫斯基致妻子安娜 1876年8月5日)见字如面

发表评论